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十三)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 @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海岸线(十三)

 

这一章有很多关键信息。


 “勇利,在想什么呢?”

“呃……我……”他还没说出后半句,老板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先生们,房间已经备好了。”

老板将房门钥匙给了维克托,便向他们道别,离开了。维克托打开门走进去,将行李放在椅子上。这个房间的确很小,就跟勇利住的储物间差不多大——勇利突然间意识到,也许维克托家里其实很有钱——两张床紧紧地并在一起,几乎是被卡在墙角。

“勇利,你想睡外边那张床还是里边那张床?”

“呃……我……”勇利想说想睡里边那张床,因为他发现要到里面那张床去必须从外面那张床上爬过去。维克托平时睡得比较晚,他可不想大半夜的让维克托手脚并用地从自己身上爬过去,那样实在是太尴尬了。但是他还没说完这句话,就有敲门声响起。是伊万。“一起去一下特瑞尔家吧,我们镇子的两个猎人也在那里。他们希望可以讨论一下明天搜寻的事情。”

晚饭是和两个猎人以及旅店老板一起在旅馆吃的。刚刚发生过不幸的事情,大家讲话的声音都压得低低的。照例的没人认识勇利要找的那个女孩。聊下去的都是些“男人之间的话题”。

“所以你以前是做跟人鱼的生意?我以前只知道你是经商的。”一个猎人问老板。

勇利又不禁怔了一下,但他很成功地保持了平静。他来到陆地上也有半个月,听到别人提起自己的家乡也不再惊讶了。只是每次提起人鱼,必然扯到封锁上面去,但勇利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封锁这个话题。维克托似乎也对封锁这个话题提不起兴趣,默默地将饼撕成小块喂给玛卡钦。

“专门押送货物到维尼亚城。不过自从维尼亚没了以后,生意就都没得做,只好回来开个小旅馆。”

“其实我早就想问了。”勇利插了一句。“维尼亚城到底是怎么回事?”

饭桌上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包括维克托都盯着他看。“等等,小伙子,你不知道维尼亚的事?”老板大惑不解,呲出一口大黄牙。

“呃,我以前一直……呃,沉迷书本。”勇利随便扯了个谎。“以前想要当学者来着。”

“我要是能够买到书也要沉迷在里面。”一个猎人呻吟了一声。“你一定是个厉害的学者。”

“现在不少书都抄禁了,黑市上才有,畸形地贵。”

“小伙子,维尼亚过去是很有名的……人鱼和人类一起建造的水上城市,你知道吧。”旅馆老板说。勇利点了点头。他确实略有耳闻。披集的父亲就曾经在维尼亚跟人类做生意。但是近几年维尼亚好像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人鱼的话题中,勇利也就没在意这个城市。老板继续说:“后来维尼亚被人鱼摧毁了。”

勇利惊了一跳。要是真的是人鱼摧毁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的确从未听说过。

“具体的不是很清楚,因为这些都是‘听说’,没有维尼亚的人亲口说出过真相,因为满城没有一个活口。但是根据维尼亚被毁灭之前的事情可以猜出一二。大概是说,有人鱼失踪,要求官府来找找是不是有人非法拘禁了人鱼……笑话,人鱼又不能上岸,拖上来恐怕很快就干死了,谁干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当然是不肯搜啦,这个破理由简直就是在挑衅。然后就起了一点冲突。在之后,维尼亚一夜之间沉没。”

“后来好多海港城市也有类似的事件。用一个‘人口失踪’的理由挑衅,然后攻击。”一个猎人补充道。

“以前也有。”另一个猎人说都是同一个理由。”

勇利又是一惊。这种事层出不穷……他想到隔壁家失踪的小男孩。他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后来主教就出面,宣布和人鱼断绝外交关系。然后就封锁了。”老板收起这个陈年故事。“那个时候尼基福罗夫先生还在军营里吧?”

怎么全世界都知道维克托在军营里待过。勇利在心里想。

“那时还在。”维克托淡淡地说。“没多久就走了。”

他们沉默一会儿,维克托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是看着他们封锁海岸线的。”

 

他们又商讨了一下搜寻的事宜,就各自回了房间。

维克托点亮油灯,关上房门。昏黄的灯光、狭小的房间和挤在一起的两张床显得尤其令人尴尬。

“我本来是想住在特瑞尔家的。”维克托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但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家没钱,又有五个小孩……虽然现在是四个。”

他们不约而同地沉默片刻。“要住旅馆,花的是别人的钱……所以才一起住,减少开支。”维克托继续说。“如果你介意,我可以睡在椅子上。这对我而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怎么可以。”勇利立刻说。“这样,我睡里边那张床,你睡外面。快去吧,养好精神,明天一大早就要去。”

他们脱掉外套挂在架子上,钻进被子。玛卡钦欢快地挤进他们中间。

在他们看不到的山林中,河流开始结冰;由盐粒一样变成鹅毛一样的雪花盖住了狼的踪迹。快被冻饿致死的几只狼挤在山洞里,默默地等待晨光来临。

 

 

 

这是小剧场(不是正剧!):

 

勇利一直思考着维尼亚的事情,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

“勇利?”

“抱歉,吵到你了吗?”

“没事。你睡不着?”

“有点……焦虑。”

“为什么?”

勇利扯了个谎:“大概是因为明天要去搜寻狼群吧。”

“这有什么……没关系,有我在。你也很厉害。”

“……你也说过,森林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

“不是吗?”

“需要安慰拥抱吗?”

“嗯?”

“这样……”

“维……维克托?!”

“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

“你好凉。像水一样。”

“是维克托比较热。”

“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吧?”

“嗯……有点……困……”

“我也是。”

“……”

“这么快就睡着了……好吧,晚安。”“啾。”

天啊……我在干什么……维克托捂住了自己的脸。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