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十五)

这个是删改过了的第十五章,加了不少内容。感谢@mellrabbit 捉虫。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海岸线(十五)

 

    “跑!”维克托拽着勇利在林中狂奔。狼似乎知道自己暴露了,于是不再小心翼翼地隐匿自己的存在。几头健壮的公狼率先出现在维克托的勇利的视野当中,银灰色的影子在低矮的灌木中快速掠过,粗重的呼吸声和踏雪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显得格外可怖。

森林的空气变得混乱且张狂。

勇利在心中默数,除去看得见的这几头公狼,估计还有几只在后头。

维克托迅速地从身后的箭筒中抽出箭,在逃亡的时候依然能够瞄准移动的目标。可是这远远不够。狼出人意料的坚强,即使受伤速度也并没有被拖慢的迹象。一头狼倒下了,其他的狼就会绕过受伤倒下的同伴的身体,继续追赶。维克托心里暗骂,该死的狼群,这是有多少天没有寻到充饥的猎物了?

是狼比维克托更熟悉地形。几头狼忽然出现在两侧的高地,冷不丁地向维克托和勇利扑来。来不及抽出短剑,维克托用弓把扑来的狼击出,而勇利则没有那么走运,狼是甩开了,他的手臂上却留下了几道鲜血淋淋的抓痕。

维克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越发逼近二人的狼让维克托无暇顾及受伤的勇利。

怎么办,两个人肯定跑不掉。维克托思忖着。

但是可以活一个。

维克托的箭矢再次击中几头靠近的狼,狼逐渐意识到维克托的强大,不敢贸然进攻,但是它们依然紧追不舍,距离渐渐地缩小了。

勇利一直在极力感知狼群的动向,他惊恐地发现这狼群比他想象中的大不少。突然,勇利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一个极其霸道的力量向一边拉去,是维克托。两个人加一条狗向山坡下滑去。由于用力过头,两个人几乎是翻滚着滑下那片空地的。勇利发现,这是一片空旷的河谷,尚未有人踏足过,森林稀疏。河谷中央的河流结了一层冰。

狼群忌惮维克托百发百中的弓,看见二人逃往了开阔的区域,不敢贸然前进,只得重新布局围猎。

维克托从雪地里翻滚起身,一把拉起还没反应过来的勇利,向河边的一块巨石处跑去。二人在巨石的背面停下,维克托他警惕地从巨石后回望狼群的方向,狼群的追赶似乎告一段落,维克托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有提前研究这附近的地图,不然就要被狼群困死在森林里了。

勇利努力地爬了起来,刚刚滚下来的时候他磕到了一块石头,好像流鼻血了。勇利胡乱地擦擦自己的鼻子,抬头看见维克托严肃地看着他,勇利不由得立刻端坐起来。

维克托抓住勇利的肩膀,急促地对他说:“现在你带着玛卡钦下山,顺着河流往镇子走,找人帮忙,快点!”

勇利习惯性地顺从,可是刚走出去一步他就反应过来:“那你呢?”

“我引开它们。”

“不行,我和你一起……”

“走!”

一个字的命令最可怕,但勇利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一个人会死的!”

“两个人一起死得更快!”

“不!你这样说只是想让我走,让我活,你自己……”

维克托一把揪住勇利的衣领,几乎要把他提起来,压低声音咬牙切齿,每个字都像是从胸腔里迸出来的:“给我听清楚了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我叫你走才没有这么矫情的理由。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只是我们两个人目标太大,狼要追踪我们两个很容易,只有这样做我们才有可能活!我比你有经验,我引开狼不那么容易死,而你去必死无疑,所以才叫你下山,你懂吗!没有时间了,听从我的指令!”

维克托的语速很快,每一句话都像是刀戳在勇利心口上。维克托的话不是真心的,在维克托心里也许他就是最好的朋友。这些他都知道,但维克托的话还是伤透了他。他这时才发现一直藏在自己心里的小怪兽:想在维克托心里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太晚了。他已经没有选择。他甚至没有时间将话说出口。太晚了。

维克托掐住他的脸:“说你同意!发誓!”

“我……我在……海神的脚下,以……以他的臣子的名义……发誓……我会听维克托的指令……”勇利的声音颤抖着。

“好。”维克托放开他。“等我将狼引开,你就跑。我会往河流上游走,叫他们顺着河流找我。”他顿了一下,微笑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维克托从巨石的遮掩中走了出去。这个动作吸引了所有狼的注意力。它们向维克托逼近。

维克托笑了笑。什么嘛,我还不到二十二岁。

这个结局还蛮有英雄气概的。小时候觉得参军很帅,可以当大英雄,就去了。渐渐的发现军队也不过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后来参加比赛,暗地里的角斗居然比擂台上的还精彩。再后来失望了,在海边的小木屋隐居,出门参加比赛也只是为了奖金。我在大世界大场面中找不到英雄,没想到真正的英雄气概就在这里。在雪地里。狼群和寂寥无人的森林包围我。为了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为他而战。

 

勇利看维克托和狼群消失在森林之中,带着玛卡钦跑了出去。狼也并不傻,虽然大部分狼跟着维克托,还是有一两只狼发现了勇利,跟了过来。这还是在他和玛卡钦的解决范围内。

解决完两只狼,玛卡钦的爪子受了伤,走出一串血脚印。勇利跑着跑着,转头一看居然没发现玛卡钦。回头,看见玛卡钦在他身后不远处蹲着,朝他呜呜地低声叫。

勇利走向它,在它面前蹲下来。玛卡钦舔了舔他的脸。

“你也不想走,是不是?”

 

维克托前所未有地狼狈。他被狼群硬生生逼出了森林。

事情从来就不会朝着人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他在走出森林的时候一脚踩空,顺着斜坡滚了下去。尽管他努力保护自己,头部还是被乱石磕到了。维克托倒吸一口气,勉强爬起来站直身体,拔出短刀。冰冷的空气像是有冰渣子,划得他的呼吸道生疼。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留下,濡湿了头发。是血。

不知怎的天空中飘起了小雪,落在刀刃上,没有融化。狼缓慢而谨慎地从丛林中钻出来,银灰色的皮毛叫嚣着死亡。维克托不断后退。

领头的两只张开口,奋力扑向维克托。维克托早有预感,重心一沉躲过了第一头,第二头狼还是咬住了维克托的左臂。维克托强忍疼痛将狼摔在河滩上,紧接着刀刃划过狼的脖颈,鲜血喷出来溅了他一脸。狼松开了口。

维克托的神经绷到了极致。手臂和头部的伤口刺激着他仅存的一点理智。甩开狼的尸体,狼血混着自己的血散在地上染红了一片新雪。

刚刚被维克托躲开的那头狼落在河冰上,爪子打滑,但还是锲而不舍地扑了过来。维克托一个侧滚躲开了,却不料另外一头狼看穿维克托的心思,将尚未站稳的维克托撞到了冰面上。短刀脱手飞了出去。

低沉的咔咔声从河面下传出,裂缝在看不见的地方绽开。

维克托不敢站起身去捡刀,他一站起来没准儿冰面就碎了。他爬过去够到刀,半跪着直起身。又一只狼扑过来,维克托脚下一滑,跟着狼倒在冰面上。

一人一狼倒地的冲击加速了冰面的开裂。原本走上冰面的狼惊恐地改变了前进的方向。维克托竭力想把狼甩开,可是他刚刚摆脱狼,冰面就不争气地破碎了。

刺骨的寒冷席卷而来。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