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二)

★严重到飞天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到最后还是没有修改。

 

乐曲结束,勇利收住舞步。他保持着结束的动作,一直到维克托的掌声结束才站直身子,向维克托鞠了一躬。

偌大的厅里只有勇利和维克托两个人。厅的一边用纱幕遮掩,勇利就站在纱幕后面。维克托只能隐隐绰绰看见一个人影。

“太美了。”维克托赞叹道。

“您很喜欢这支舞。每次来都只看这一个。”

“阴柔和阳刚并存。我为这样的气质着迷。”维克托顿了顿,又说:“它和你本人的气质十分相似。”

勇利假装没听懂维克托的意思:“我以自己为素材编了这支舞,表现出来的感觉当然是一样的。”

“是啊……这支舞的名字是‘爱即eros’而你就是‘eros’。爱的神灵。”维克托笑了。“那么……我的小爱神,你能和我小酌两杯吗?”

整个房间都是日式装潢,维克托一身西装坐在小木几边,居然也没有什么违和感。勇利戴上面具从帷幔后面出来,跪在小几边,左手托着和服的宽大袖子,右手用小银壶为维克托斟酒。他还没放下酒壶,就感到一只手伸过来轻抚他的脸颊。他惊愕地看向维克托,这才发现维克托已经无声无息地靠近了他,脸和脸几乎要贴在一起。维克托一手捧着勇利的脸,拇指在他脸上揉擦。勇利和他对视着,维克托眼中不加掩饰的欲望几乎要燃烧起来。

“日本清酒,要怎样喝才好喝呢?”

勇利拿起维克托的酒杯,低下头浅浅啜饮。只喝了一半,他就将酒杯又递给维克托。维克托接过这半杯酒,就着勇利未干的唇印喝了下去。

“果然香醇。”维克托放下酒杯,笑意在嘴角漾开。他伸手一拉,让勇利坐在自己怀里。勇利顺势勾住维克托的脖子。太近了,鼻尖几乎要碰在一起。两个人温热的呼吸交融在一起。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有点像雪松,勇利立刻想到那种被雪洗过了一样的苍翠。

维克托一手搂着他,一手抚摸他的面颊。勇利凝视着他。这样近地拥抱着,维克托眼中的情欲反倒淡了不少。更多的似乎是……纠结?

“我从未……从未如此想看看一个人的脸。”维克托喃喃着。“我生活中的面孔太多便懒怠去记,有时连情人的脸都记不住。但我想看你。”

哦,这一套你可说得真溜。勇利冷冷地想。

维克托抚摸着面具:“让我看看吧。”勇利略偏一下头,躲避他的手。虽然勇利知道面具下的这张脸总有一天会被维克托看到,但他内心还是有点抗拒。维克托捏住面具的一角,缓缓揭开。

怀里的男人不安地动了一下。维克托按住了他,仔细端详他的脸。他的密且长的睫毛和线条柔和的脸庞显出和年龄不相符的年轻,说他十七岁都有人信。拆开了一部分一部分地看,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眼睛不算很大,鼻梁没有白种人那么高,眉毛甚至可以说是长得有点奇怪。但是组合在一起,就有一种天真可爱,薄薄的嘴唇又给他加了三分性感。纯洁的色情是一种暴力,这种暴力立刻就把维克托的理智打倒在地。他吻了上去。

 

 上车上车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