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三)

★严重到飞天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这一章也没有修改。

 

在那次之后,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模式:维克托打电话过来,然后两个人上床,第二天清早维克托就会离开。

“这样就糟了。”披集道。“你这样是套不到情报的。”

“我能有什么办法。”勇利往地上一倒,摆成一个丑丑的大字。他们身处组织的安全屋里,日式的小隔间很温暖。

“切里斯蒂诺说你要得到他的心。”披集说。

“心是想得就能得到的吗?”勇利嗤之以鼻。“再说,滥杀无辜,将Ⅳ区工人统统扔进强制工作十几个小时的集体工厂的人,有心吗?”

“我同意。但是切里斯蒂诺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他要我替你带信。”披集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来。“他说‘是人都是有心的。我叫你去引诱他就是这个道理。你不愿这样想,就把我说的心当做是弱点吧。’我觉得他在胡扯。”披集将纸撕成一条条,扔进烟灰缸烧了。

“利用一下他的骄傲和争强好胜心倒还可行一点。”勇利道。

“你要跟别人暧昧,让他吃醋?”

“孤注一掷。我已经无路可走了。”

“好吧。”披集叹了口气。“你要小心,他弄死你就跟踩蚂蚁一样容易。”

“就像弄死我姐姐。”勇利盯着天花板上吊着的灯。昏黄的光在他看来是冰冷的。

披集沉默半晌,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部笔记本电脑:“他有个朋友叫克里斯托夫·贾可梅蒂,最讨厌的人是让·雅克·勒鲁瓦。一个是城市规划部的,一个是军部的。克里斯等级次了点,让和维克托同级。你起来,我给你看照片。”

敲定计划后,他找了个机会对维克托冷嘲热讽了几句,然后拒接电话、不回短信、人来了也不见——其实他挺惊讶的,维克托居然会来找他。看来维克托不仅仅把他当成炮友。他有意地冷维克托一段时间,这样才好把问题挑明。

幸运之神站在勇利这一边。Ⅳ区高层的惯例是在国庆举办舞会。今年的舞会就选在博雅举办。勇利不知道是不是维克托选的地址,但这不重要。克里斯和让都会参加,他便可以趁机行事。

有了这次舞会保底,勇利彻底安心了。他静下来。想象你是千树。你被自己喜欢的alpha、初夜对象当成炮友了,你有多心痛?你要怎样挽留这个alpha?他整天的想这回事。

夜深人静时,他拿出维克托的一张照片。这张其实是媒体——那些没良知的媒体在某次会议上拍的,四分之三侧脸,略仰视的角度,拍得这个男人意气风发雄才大略。勇利盯着这张他无数次想用红色记号笔打上一个大叉的脸,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其实还挺养眼的。

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恐怖。

 

晚宴。

“维克托!”

维克托转过身来:“克里斯。”

克里斯跟刚刚正在跟维克托谈话的两个人行礼:“亲王大人。迈克菲勒将军。”

“抱歉,失陪。”维克托微微向两人鞠了一躬,跟着克里斯走到一边。他们处在舞池的边缘,人声和音乐声过于嘈杂,他们不得不挤在一起提高声音才能听见对方讲话。

“来的这么晚!我都被他们缠了好久了!”维克托抱怨道。

“我救了你,对不对?少啰嗦。现在可以开始玩了!玉树临风的贾科梅蒂和长得一般般但是很有钱的尼基福罗夫可以找到整个场上最可爱的两个omega做舞伴。”

“去你的玉树临风。”维克托拍了他一掌。“自己找舞伴去。我有。”

“哇,你居然没告诉过我!我们的友谊到此结束了!”克里斯愤愤地。“你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

“男的。”维克托纠正道。“而且我们正在闹别扭。”

“我连跟男朋友闹别扭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没有男朋友。你这是在变相秀恩爱。”

维克托耸耸肩。

我当然知道千树在气什么。老实说,我自己都有点为此生气。千树觉得我把他当做泄欲对象了。我也不愿意这样的。老实说刚开始我确实是把他当做泄欲对象,但后来自己想想,我从来没有对一个炮友那么上心过,所以也决定要好好待他……但,对别人冷漠惯了,到该好好对待一个人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情场老手都是恋爱白痴,这句话真他妈的对。维克托想。

这次晚会选在博雅就是为了引千树下来。上次宴会千树来看了个热闹,这次他也很可能会下来。只要他下来,见了面就好说了。

“哇……太过分了,你看那边!”克里斯扯了扯维克托。“看那个混蛋!他居然先找到了舞伴!那个omega还真是……长得好看。”克里斯的语气中满是嫉妒。

“哈?JJ?”维克托探头往舞池里看。他听见了众人的惊呼声。JJ又在搞什么?他想到这里有点烦躁。当他看到一抹令人讨厌的军绿色随着音乐晃过来是,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是千树。他穿了一套鲜红搭配黑色的,比起维克托第一次见他时穿的那套更加张扬更诱惑,老实说诱惑得有点露骨的晚礼服,大片的乳白背部在黑纱下若隐若现。他仍然戴面具,但不是平时那种普通的面具,而是装饰了黑色羽毛的。那支羽毛斜斜的,修剪成有力的锐角,像刀剑。他让那个愚蠢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JJ牵着跳舞,嘴角还有一丝微笑。

一股怒火一下子从脚底冲上了脑袋,维克托竭力控制着自己才不让自己冲过去将那个蠢货JJ揍成罗宋汤。那是我的男朋友!我的人!他居然也敢下手!

千树和勒鲁瓦随着音乐缓缓过来,经过维克托和克里斯面前。维克托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让自己失态。勒鲁瓦略顿了一下脚步,炫耀地点头致意。千树也看见维克托了,却没有任何表示。嘴角还是一个笑,意味不明,但是其中的讽刺傻子都能看出来。勒鲁瓦又牵着千树的手行云流水地走了,维克托只能站着生气,即使生气还得使劲儿扯出云淡风轻的微笑,这让他更生气了。

“维克托?维克托?”克里斯捅了捅他。

“干嘛?”维克托没好气地说。

“只不过JJ找了一个好点儿的伴……不必这样吧?”

“那、是、我、的、男、朋、友。”维克托咬牙切齿。

克里斯惊讶道:“他跟你最讨厌的人跳舞?……不过维克托你也不要太生气,也许他不认识JJ,跳舞只是出于礼貌……”

“也许是。”维克托想到这里平静了一点。

这时舞曲结束了,维克托扎进人群里去找JJ和千树。就在那里,被一众八卦的男男女女围着。众人都急于知道勒鲁瓦将军这个散发着神秘魅力的的舞伴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勒鲁瓦看见维克托,挽着千树拨开人群走过来:“亲爱的,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好友——这是尼基福罗夫总督,这是贾……”

维克托一步跨到千树面前,强压怒火问:“怎么回事!”

勒鲁瓦不满的看着维克托。千树冷冷地:“请问您指的是什么,尼基福罗夫总督?”

“为什么要和他跳舞?!”

勒鲁瓦挑起眉毛,刚要开口质问,千树就笑着将他拉近一点:“哎呀,总督先生,拒绝这样的一位绅士的邀请是不明智的。”

勒鲁瓦立刻笑开了:“你太宠我了,我会骄傲自大的。”

维克托告诫自己如果动手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一把拽住千树:“跟我走。”

“干什么!维克托你放开!”千树将手往回抽,想要挣脱。勒鲁瓦也去阻止维克托:“你放开他!”

维克托甩开勒鲁瓦,拽着千树望宴会厅外走。JJ还想追上去,克里斯拦住了他:“他是维克托的男朋友。”

“哈?!”

 

维克托一直拽着千树走到宴会厅外的小花园内才松开手。勇利揉着被他掐的生疼的手,不满道:“你怎么回事!”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维克托冷笑道。“你是故意气我还是怎么着?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还跟我最讨厌的人跳舞?!”

“我跟他跳舞关你什么事!”

“我是你的男朋友!”

勇利冷冷地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喔,你这个男朋友当得可真上心,看来还是没有你这个男朋友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

“就连刚刚认识我的勒鲁瓦都比你对我更好一点!”勇利的眼眶红了,大声喊道:“你……你这个白痴,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好好对待别人,你只想着你自己!你根本没有心!”最后一句倒是发自内心的。

“我……”维克托知道千树说得没错,但是刚刚的怒气还是让他继续指责下去:“但你也不能这样!我又不是JJ那种拿了工资又不干事的人,我哪里有精力……”

“那份薪水可比我这个人重要多了,是不是?找你的工作当男朋友吧!”

“你不能这样心胸狭窄,你……”

“哦!是啊!”千树几乎要哭出来了。“我心胸狭窄,鼠目寸光,所以我眼里只有你一个!”

维克托愣住了。千树将面具取下来,擦了擦眼睛,又戴回去。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失态,他低低地说:“抱歉,我……”千树转身要走,却被拉回了一个怀抱里。

“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维克托在他头顶上低声说,声音中带一点沙哑。“你……你不要哭……”

他这样一安慰,千树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维克托慌忙用手拭去他的泪水。千树窝进他的怀里抽泣起来。维克托抱着他,看着他用发胶固定了现在却被弄得乱七八糟、无比狼狈的头发,漠然了二十多年的心突然揪痛起来。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