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四)

★严重到飞天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书房的窗户是打开的,傍晚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纱帘斜斜的照进来,投在木质地板上,橙色的温暖的一个小方块。书房的一面墙上全是书,一面墙上靠着长沙发。维克托头放在勇利的大腿上,横躺着,一只脚搭在另一只上。

“你在看什么?”维克托问道。

“《源氏物语》。”

维克托仰视着书的封面,笑:“嗳,一个字也看不懂。”良久说:“教我两句吧。”

勇利想着:当时得到的档案中就有说过他懂得很多种语言,不知道会不会日语。就说:“我教你‘早上好’,可以吧?”

维克托眼里都是笑意,嘴上还是严肃地学着:“”又邀功似的:“说得好吧?”

“挺标准的。”你肯定学过。

“俄语的‘早上好’是”

勇利却是一点俄语都不懂,傻傻地跟着:“”

维克托眼中的笑要溢出来,还正色道:“这个‘早上好’不能随便乱说的。”

“为什么?”

“它只适用于事后的那个早晨。”

千树红了脸喃喃骂道:“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垃圾东西!”

“也不全是垃圾东西。”维克托郑重地说。“我挺清新的,说实在话。”

千树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赶紧捂住嘴,躲在袖子后面偷偷笑。维克托拨开他的手:“别捂着——我喜欢看。”千树拍开他:“不要闹。”维克托爬起来抱住他,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耳朵上:“就是要闹。你不喜欢我闹吗?”

“唔……嗯!不喜欢。”

 

“现在你该跟我说‘早上好’了。”维克托懒洋洋地说。

“还没到早上呢。”勇利系上腰带,正色道:“这句话不能随便乱说,这可是你告诉我的。”

维克托挖了个坑却自己掉下去,深感郁闷。

突然有铃声响起来。勇利道:“给你这一折腾弄了那么久。晚饭都给送来了。我去拿。”

维克托从地上捡起书。勇利很快就回来了,端着木盒子放在茶几上:“居然是中国菜……看上去红艳艳的好辣。维克托你能吃辣吗?”

“我当然能吃辣。你就挺辣的。”维克托挑起眉。

“少说两句吧!”

“你看看这一句。”维克托站起来从后面抱住他,将书放在他眼前,手指点着慢慢地念:“到那时若你还有些孩子在世/你就活两次/在他身上/在诗里。”

千树听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读着诗句,思绪却忍不住往回飞,飞到他的大学时代。他曾经和披集计划过将来的人生。

“读完这剩下的两年,再进修四年,回来就在学校里工作。”勇利惬意地将手枕在脑袋下面,晃着脚。披集躺在他对面的床上,撸他的仓鼠(天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管理员让他养仓鼠的),补充道:“还找一个帅帅的alpha……”

勇利抄起枕头扔过去,笑骂:“去你丫的。”披集轻松地接住枕头扔了回去:“他还要能忍受你土的掉渣的品味,天天给你念和歌和莎士比亚。”

“差不多,但是我哪里土了?”

披集煞有介事地摇头:“土也就算了,最可怜的就是土而不自知。”

而现在土也是一种奢侈了。土里土气的Ⅲ区宅男怎么能吊得住维克托?维克托击碎了勇利的一切,包括那个土掉渣傻乎乎笑着的“自己”。

但是现在的维克托双手环住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莎士比亚给他听。勇利偏过头去看维克托的脸,维克托的银发挠着他的脸庞。银色睫毛垂着好像蝴蝶翅膀一样颤动。维克托看上去有点文弱,美得简直像一个仙女。帅帅的alpha,还给他念莎士比亚——维克托满足了他对于恋人的一切想象。

“你说这一句怎么样?我很喜欢它。”

“我觉得很好。诗和孩子一样,都是人生命的延续。”

“我喜欢这个解释。”维克托将他转过来面对面抱着,给了他一个吻。

如果。不可能的假设。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

枪声一响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莎士比亚,什么诗歌什么生命的延续,都没有了。还有这似乎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时光……假的。而维克托不知道,这一切对他而言都是真的。可是,我……

“千树?怎么了?怎么哭了?”维克托手忙脚乱地去擦他的眼泪。“不要哭……乖,不哭……”像哄小孩的语气。

“我只是比较多愁善感一点。”勇利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勉强一笑。

“小哭包。”维克托戳了一下他的脸。

勇利看着维克托。温柔怜惜的神情。他又有点恍惚。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