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六)

★超级严重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竹内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雅科夫!”维克托端着咖啡轻松地走过去。“早上好!找我什么事?”

“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哪里方便说话?”雅科夫严肃道。

他们在维克托的办公室里坐下。“什么事那么严肃?”维克托问。

“关于那个竹内千树。”

维克托轻松地往椅背上一倒,笑道:“您老不会是要催我们结婚吧!我可以,就看他咯。”

雅科夫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小子,给我坐直了!他是长得不错,谈吐也可以,但是你有没有仔细查过他的背景?”

“早就知道了。他幼年失去父母,辗转各处生活,后来在博雅工作。就这么简单。”维克托抿了一口咖啡。还太烫。他皱起眉:“你不会嫌他出身不好吧?”

雅科夫几乎要被急晕过去:“你啊你!我教了你那么多年,你的脑子是被狗吃了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他可能是特务?”

维克托震了一下,手里满满一杯咖啡溅出来一两滴在白得发亮的衬衫上。他连忙放下杯子拿纸巾去擦咖啡渍,藉由擦衬衫来掩盖自己的表情。雅科夫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将手里的纸巾都蹭烂了,才伸手将纸巾夺下来扔进字纸篓:“你不要回避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我没想过。他怎么会是呢?”维克托茫然地说。

“你仔细回想一下他的那些细微的动作和表情。”雅科夫着急地说。“我看他在工厂里看工人的表情就特别不对劲。那是一种同情的眼神。他要是不知道工厂里的事,羡慕钦佩都来不及,怎么会有那样的表情?这至少说明他知道一些内幕。”

维克托又震了一下。千树告诉我他是不知道的。千树在说谎。为什么要说谎?知道一点内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维克托又想到那天晚上千树在他怀里突然抬头看他的那个表情。奇怪的眼神,像是质疑,又似乎可以理解成单纯的疑惑。里面还似乎掺杂着震惊和痛苦。不能想,越想越可疑。

“你这个地位的人,更要小心仔细。想要你的命的人多着呢。”雅科夫叹了口气。“你平时也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一到了恋爱这一块就放下了警惕?现在赶快去叫人查,趁还不算太晚。”

维克托沉默着。一想到千树是特务的可能性他的心就在绞痛。

千树对我的爱会不会是演出来的?会不会有一个人顶着“竹内千树”的身份在欺骗我,而事实上根本没有“竹内千树”这个人?如果的确是那样,我的感情又应该如何安放?

“我不能放任你这样。你到底还是我的学生。你不查,我也会去查的。”雅科夫道。“除了竹内这件事,还有Ⅳ区的工人。最近似乎有点不安分。我怀疑他背后有一个地下组织,你在查竹内的时候这件事也不能落下。没准儿竹内就是组织里的。”雅科夫停了一下,加重语气严厉地道:“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维克托声音沙哑。

 

“就这些。”

勇利点点头,正欲起身,披集又道:“哦,还有一件事,最重要的。切里斯蒂诺转移了组织的Ⅳ区分站,他说那个将军,雅科夫·费尔兹曼好像已经发现组织了。以后这个安全屋也不能用了,怕暴露。”

“那我还怎么联系你们?”勇利问道。

“不要联系。”披集道。“我们很快就会动手。”

勇利的手揪紧了深蓝色羽织的下摆。马上就是检验他这半年多工作的时候了。要是维克托心里还有一点他的位置,他就有机会打进军部的内部。如果维克托爱他,他就可以利用维克托。

勇利觉得心中闷得很,头晕想吐。

如果维克托爱我。如果他爱我。

 

勇利从安全屋里出来,将帽子压低了一点。这一片是大和民族聚居的地方。勇利听着周围的人们用日语交谈,有一点留恋。他一身和服在人群中穿梭,由于很多人和他一样穿和服,所以并不突兀。

但他还是被发现了。

“跟上去。”后座上的男人对司机说。“远一点。”

勇利在街道上快步走着。夕阳下的城市金光闪闪的,相比之下,人们就显得黯淡了一些。勇利在花店门口停下。隔了一条人行街道,那辆黑色的轿车也停下了。

勇利站在花店门口。花店里许多种花的香味混在一起飘出来。他对花不在行,那么多种花他只认得两种:百合和蓝玫瑰。百合是他自己,蓝玫瑰是维克托最喜欢的。

他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他。进去,再抱着一大束蓝玫瑰出来。蓝色羽织几乎要和玫瑰融为一体,衣袖在风中飘扬也像是盛开的玫瑰。千树抱着一大束玫瑰高高兴兴地往家走,想要给维克托一个惊喜。勇利心里还藏着摧毁维克托辛辛苦苦经营的Ⅳ区军部的计划,但是这束花是真的。想给维克托一个惊喜的心也是真的。

“还跟上去吗?”司机回过头问。

“不。”男人往座位上一倒。“开回区政府吧。”

司机低头发动汽车时,男人把濡湿的纸巾揉成一团飞快地塞进了兜里。

 

维克托一打开门,就看见勇利坐在靠近门口的椅子上,腿上摊着一本书,笑吟吟地看着他。维克托笑道:“今天那么高兴!”勇利站起来,拉他过去:“你看!”

一束盛开的蓝玫瑰插在彩绘骨瓷花瓶里,被郑重地摆在桌子正中央。勇利像个小孩一样喊道:“Surprise!”

“天啊!你真是……我太爱你了。”维克托给了他一个深吻。“我最喜欢蓝玫瑰了。”

“你是喜欢蓝玫瑰还是喜欢我?”勇利严肃道。维克托哭笑不得:“一束花的醋你也吃!”

打打闹闹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就滚到了床上。维克托将手伸进勇利的衣服里,勇利笑着又将他的手捉出来:“不行!我还做了好吃的,就在厨房里。去吃吧。”

维克托压着他嬉皮笑脸地:“先吃这个。”勇利红着脸拿枕头打他:“流氓!”维克托侧身抵挡枕头攻势,一不留神就让勇利从怀里溜了出去。勇利大笑着跑进了厨房里,维克托只能无可奈何地坐起来。

勇利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快去餐桌上做好,我把吃的端上来。”

维克托应了一声。从他坐的地方可以从打开的门那里看到外面桌上的蓝玫瑰。维克托看着那束玫瑰,笑容突然消失了,眼神明暗不定。

千树,你到底有几分真心?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