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七)

★ooc预警
★间谍小说。“竹内千树”是勇利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维克托越来越忙,常常得睡在办公室。勇利时常给他带点清淡的东西:寿司、刺身、天妇罗。维克托一开始很惊讶,天妇罗这种油炸的东西也能被称作“清淡”?但他吃了一次就同意了这个说法。对事物的认知,爱一个人,都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一见钟情这种事是不可能有的。而一旦爱上了,想忘记就难了。
勇利越来越频繁地失眠,整晚整晚地睡不着。又不敢用安眠药,生怕晚上发生什么事而自己由于药物的作用不能及时醒来。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极其糟糕,见维克托之前都得化妆来掩饰。他对维克托的感情越来越复杂,他对自己的心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如果真到了要拿枪顶着维克托的脑袋的时候,要如何选择?半年前的勇利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而半年后的勇利——不知是勇利,还是千树,抑或二者都是——还真不一定会那样做。
这会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在作祟?最贴切的似乎是“爱”,但这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情就是胜生勇利会爱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们应该是仇敌。维克托欠了勇利一条血债,勇利要从他那里索还。爱情不可能从这样的前提中产生,就算有,那也是迷途的爱,错的。
一个月后,勇利一直在等的事情发生了。
又是一个失眠的漫漫长夜,他躺着床上睁着眼睛,头痛欲裂。这时一声枪响将寂静击得粉碎。勇利跳下床 ,在床边的地面摸索了一下打开一个暗格,摸出一把手枪。他掀开落地窗的厚实帘布的一角往外看,几个街区以外的地方有火光,光将黑夜照亮如同白昼。枪声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响,人们的呼喊声也渐近,地动山摇。勇利看见俱乐部门前的马路上,几辆卡车冲进来撞翻了城市警察刚刚磊起来的沙包,又和官方运输车撞在一起,熊熊大火燃了起来。许多人挥舞着枪和铁棍一类的东西冲进来,城市警察很显然抵挡不住,节节败退。勇利放下帘布。这么混乱,肯定会有人觊觎俱乐部里的东西。要是有人来抢就让他们抢,但是有一些东西是不能丢的。他把蓝色羽织找出来想穿上,又怕会损坏,就叠起来装进一个小包里。
他在黑暗中匆忙检查自己的东西时,有人敲门。 三下长两下短。披集。他打开门,披集半张脸上全是血。勇利打开灯想看看他的伤势,披集道:“我没事,不是我的血。”他闪进来锁上了门。
“你们动手了?”勇利问道。
“尼基福罗夫派宪兵队来搜工厂,那些兵凶得很,还想开枪杀人。工人们群情激愤就起了冲突,一来二去的就提早实施计划了。中间的事情太复杂,说不清楚。我们肯定被发现了,你没准儿也暴露了。现在快收拾东西,跟我走。”
“切里斯蒂诺的命令?可是不行,我还得从维克托那里挖情报……这一走,我这半年来的心血不都白费了?”
“切里斯蒂诺说你暴露了!这不是他的命令,可是我不能让你死!”披集激烈地道。“就算尼基福罗夫不杀你,雅科夫也会杀了你的!”
“我不走!”
披集想把他拖走,勇利被他拽倒在地。这时不远处传来两声枪响。披集停下来,枪口对准门口。
门把手动了一下。被锁住了,打不开。
“千树!千树!你开门,是我。”
维克托!
披集看着勇利,用口型道:“杀了他,对吧?”
勇利脸色苍白,他看看披集的枪,又看看门口。维克托仍然在门外焦急地呼唤着:“千树!”
维克托对着门锁开了一枪,一脚踹开门。勇利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一阵凌乱的枪响,然后就看见披集和维克托拿枪对着对方的脑袋对峙着。维克托的左肩鲜血淋漓。
“尼基福罗夫总督果然名不虚传,这样都能躲过去。”披集冷笑道。
“你放开他。”维克托冷冷道。披集的手还拽着勇利。披集轻轻扯了他一下才放开——勇利知道披集的意思是要他去拿枪。他的手枪就在几步远的茶几上。
他爬过去去够手枪。他碰到冰凉的枪托时他犹豫了——我真的要杀了他吗?
他还没想清楚,维克托就有了动作。他暴起出击,一脚将披集踹倒,披集滑了几米撞到桌子上。维克托对着倒地的披集扣动扳机,却只有咔哒一声——没子弹了。从重击中缓过来的披集对着他开枪,维克托就地一滚躲了过去。但是接下来的他就躲不过了。日式的家具都比较小,没有可用的掩体。披集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瞄准他,他已经无处可躲。
披集吐出一口血沫,微微笑:“结束了。”
勇利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维克托要死了。我该高兴吗?
维克托转过头来,看着勇利,悲哀地笑笑。
勇利看着维克托正被披集的枪口对着的额头。他记得维克托很喜欢他吻他的额头。他记得维克托其实很喜欢把刘海撩上去,但维克托只在他面前这么做。他记得维克托有一个贵宾犬发卡,夹上去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傻。
枪声一响,这一切都会破灭。
“为了Ⅳ区的人民。为了胜生真利。”披集道。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勇利知道那是他要开枪的标志。
不。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