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八)

★ooc预警。

★间谍小说。“竹内千树”是勇利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今天这一更超级短小。

 

 

“千树!”

维克托去捂勇利背上的伤口。血像泉水一样涌出来,怎么按都按不住。勇利扒开他的手,气若游丝:“你快走,快走。”

披集不可置信地看着挡在维克托身前的勇利。勇利他疯了吗?!但勇利的的确确在用行动,用血来告诉他:胜生勇利爱上了维克托,他不想让维克托死。我该杀维克托,可是维克托同时又是我的挚友爱着、拼上性命也要保护的人。披集看着维克托抱起失血昏迷的勇利往外跑,举起枪对准。

直到维克托的背影消失他也没有开枪。

 

勇利梦到了姐姐。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和服,跪坐在他对面。她温柔但又有些责备地、哀伤地望着他。勇利除了“对不起”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罪行是无可辩护的。

“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姐姐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沉默着,看着他。他深深低下头,忽然看见自己身上的蓝色羽织。他开始恨自己。他恨维克托都没有这么恨过。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他再抬起头,姐姐的影像在渐渐变淡。他伸手去挽留,却也是徒劳。他什么都摸不到。勇利绝望地看着姐姐一点点消失。他无可奈何。

 

勇利醒过来,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有人在说话,但那声音好像是从几千米深的走廊深处飘出来的,听不真切。他又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才慢慢清晰起来。

维克托。维克托一只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维克托脸色苍白,眼睛下面一片青黑,却温柔地笑着:“太好了,你醒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勇利看着这个男人憔悴的面容。他是爱我的。勇利想。

那我呢?我爱他吗?

勇利茫然四顾,病房里空荡荡的,目光触及之处都是一片刺目的白。

维克托看着勇利。他鼓起勇气,第一次说出那个名字:“勇利。”

勇利怔了一下。他转过脸去望着维克托。他艰难地开口,发出的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你都知道了。”

“是的。”

勇利看着他的眼睛,释然一笑:“杀了我吧。”

这份爱爱错了,走上了歧途。情已生根,债再也还不完。要结束这个错误,只有一个方式。

他闭上眼睛:“杀了我。”

他轻声说。

他等着冰凉的枪口抵在额头上,但他等来的却是一个冰凉的吻。维克托附身吻他,嘴唇简简单单地触碰。维克托的泪水掉下来濡湿他的脸庞。勇利伸出手环住维克托的脖子,回以亲吻。埋在手背里的针头被扯动。痛,但是他不在乎。

我曾经骗过你很多次。我的笑,我的泪水。我的平静抑或是我的歇斯底里,都是演出来的。但现在,这个吻是真的。这个心也是真的。

“我爱你。”维克托低低地说。“不要离开我……就以竹内千树的身份,留在我身边吧。”

“不行。”勇利推开他。“我做不到。”

维克托惊愕而痛苦地睁大眼望着他。勇利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个心碎的表情,咬牙强忍泪水道:“我爱你……可是我也恨你。爱和恨,都是最大值。”

“可是你爱我不是吗?你爱我!”维克托恳求道。“这还不够吗?”

“你杀了我的姐姐。这样的深仇,我没有办法忘记。”

维克托沉默了。良久,他才开口,声音干巴巴的好像揉皱了的铝箔纸:“我觉得……我们两个都要多想想。你先好好养伤,伤好了再说吧。”他低头看看勇利肿了一大块的手背:“我去叫护士。”

维克托转身正要离开时,勇利道:“能帮我……找回我的羽织吗?”

“暴民抢光了俱乐部,然后一把火把它烧了。你的羽织恐怕……”

勇利沉默良久,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怕是姐姐将它拿回去了吧……”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