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九)

★严重到飞天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披集·朱拉暖。”雅科夫啪的一声合上了档案夹,往座椅靠背上一靠,双手抱在胸前。“抓你可费了我好大一番心思。”

披集冷笑道:“劳您费心了。先是被一大批特工追捕,然后由费尔兹曼将军亲自审问,实在是三生有幸。”

“要不是切里斯蒂诺将你这颗棋子弃掉了,我还真捉不着你。”雅科夫将披集转瞬即逝的微妙表情收入眼底,自觉胜算又多了一分,微微笑道:“你们这些特务也真可怜,不但要骗别人,队友之间也互相骗,甚至还要骗自己。”

“少废话。”披集不自主地捏紧了拳头,指甲都抠进了肉里。

“不要着急。他也是相信你不会出卖他才那么放心大胆地弃掉了你。而且他这样做也是为了组织啊,对不对?不能因为一条狗、一颗棋子暴露了总部的位置。要理解他。”雅科夫啜了一口茶,观察着披集越来越糟糕的脸色,决定将话挑清楚:“而且有胜生那个小婊子在,你也有机会跑。”

勇利!披集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那天枪声响起,勇利的血涌出来的场景又在他眼前浮现。“勇利怎么样了?”披集的心揪成一团,嗓子都岔了:“他怎么样了?”

“放心,小婊子没有那么容易死。前天醒过来了。”雅科夫笑道。“身体好得很,两天拷问,全都担下来了,居然还有一口气在。这在omega中算是佼佼者了吧!”

“你们对他用了刑?!”披集想冲过去揍他,无奈被铁链锁在原地。“你们这群混蛋,禽兽——”

“这件事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不是吗?”雅科夫冷冷道。“是你把他拉进组织的,是不是?是你自以为是地贸然来找他,结果维克托过来,导致他的身份暴露,是不是?他受伤了之后你明明可以一枪崩了维克托把他带走,可是你没有这样做,是不是?你有无数次的机会把他从这个深渊之中拉出来,可是你一次都没有伸手,是不是?现在他正在受刑,你反而来吼我们是混蛋、禽兽——那么,你又是什么呢?”

披集震了一下,颓然倒在地上,捂住脸。

“不……你们……你们不可能用过刑!维克托不会……”

“不要为你自己开脱了。”雅科夫冷酷地说。“维克托也许曾经一时昏了头喜欢过他,可是当他的身份大白,维克托发现自己被骗了这么久……现在,最想杀他的,估计就是维克托了吧。”

披集瘫倒,铁链被牵动的声音好像打在他脸上。

“看这个架势,胜生是到死都不肯说了。”雅科夫淡然放下茶杯。“他已经没有用了,这才将您请来了嘛。愿意为我们透露一二?”

一句轻飘飘的“他已经没有用了”如同一记重锤击在披集心上。他抬起头,声音颤抖:“你……他不说,你要对他怎样?”

“送到军营里去。”

“什么……你!”

“其实也不必这样,你还是有选择的。”雅科夫话锋一转,语气柔和了不少。“我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放你和胜生一条生路。如果你拒绝,你的命和胜生那点可怜的自尊心都会被粉碎。”雅科夫直起身,道:“其实说实话,你赚了不少。”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披集低下头,声音沙哑。

“这就得靠信誉了。我不知道你的情报是真是伪,你也不知道我会不会信守承诺。鉴于在这种时候我们都是拿命在赌……遵守约定对你我都是最好的选择。”

披集低着头,没有作出回应。雅科夫整整军装,站起来道:“给你二十四个小时。明天同一时间,我会来要你的答复。”

他走出牢房。冰冷的铁门在他身后轰然合上。

 

“你立了军令状?!你疯了吗?”克里斯冲过来一把揪住维克托的领子,拼命摇晃,好像想把他脑子里的水全部摇出来。维克托任他摇晃,不说话也不反抗。一边的卫兵上去拦阻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

等克里斯稍微冷静一点,维克托按住他的肩膀,道:“先进办公室,坐下来谈。”他将克里斯拽进办公室。克里斯怒气冲冲地:“你立了什么军令状?”

“将Ⅳ区叛军首领抓获。”维克托道。“你要茶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喝个鬼的茶?!你要知道,要是不成功,死的就是你!”

“我当然知道了。”维克托道。

“这种事情难如登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难度很高,所以我要了条件。如果我成功了,上面的人就会放过千树。”

克里斯愣了一下,随即怒极反笑:“你他妈把自己的命搭上,就为了一个心心念念想要杀你的间谍?哪怕——哪怕你是为名为利,都好过为了他!我宁愿你势利一点,不要你做一个傻瓜。”

“我欠他两条命。为他赔上性命,还还不完债呢。”维克托苦笑。

“得了吧,你手上不知道多少人的血,一个个地还,那还得了!”克里斯冷笑。

“还债倒是借口。”维克托道。“我……我爱他。”

“你疯了。”

“我疯了。”维克托赞同道。

克里斯本来还期待维克托会反驳两句,一看竟是这个反应,气得差点一口血涌上来:“就算你爱他,他又爱你吗?他不过是想利用你!他那些所谓的爱情都是装出来骗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维克托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爱他。哪怕被骗,哪怕死亡。我都愿意。”

“你疯了。”克里斯恨恨道。他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头也不回地道:“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了。你给我弄清楚,就算你完成任务皆大欢喜,你和他也没可能在一起的——从胜生真利死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他甩门而去。

雅科夫推门进来:“你们俩吵架了?嚯,他真是给你气得不轻。”

“他觉得我不可理喻。”维克托苦笑。

“我也这么觉得。”雅科夫道。“这件事就先放下不要再说了,专心做事就是。你小子倒还有点脑子,朱拉暖那里看上去成功一半了。明天你去审他。还有,要想一个让他知道那……咳,那孩子活着却不露馅的办法。”

“好。他说完情报之后怎么处置?”

“杀了他。”雅科夫淡淡道。“不能留。”

维克托点点头,道:“我今晚就去把千树接过来。”雅科夫道:“卫兵的事情就不要再抱怨了,本来答应留下他就是让你捡了一个大便宜。我去一趟指挥部。”

他走出去,带上门。他从门缝中看了一眼维克托,在心里道:维恰,这是为你好,你不要怪我。受了伤,过两年就会忘。可若是你身死便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唉,你会理解我的。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