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Love astray(十)

★严重到飞天的ooc预警。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维克托A勇利O。

★间谍小说。“千树”是勇利使用的假身份。

★傻逼作者傻逼文。

 

 

在拆线之前勇利都没见过维克托。伤员越来越多,勇利刚能爬起来就从医院转出来,住进军官家属住的宿舍里,给其他伤者让床位。在军官宿舍里没有人看守他,他随处溜达也没有人拦阻,只要他想走随时可以走。

是不是要离开维克托,永远地抛弃掉这份爱和这份恨,从此做一个死去了又活回来、干干净净无牵挂的人呢?他仔细地考虑过这回事,但他发现他走不了。他和维克托之间的羁绊太深,想要撕扯开必须伤筋动骨流血。

直到拆完线他也没有踏出过宿舍的大门。

 

下大雨。勇利关上窗户,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谁?”

没有回应。勇利的心却一下子吊了起来。维克托。一定是他。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去面对他。勇利忐忑地打开门。果然。

维克托的头发有点湿,军装上都是雨点子,有点狼狈。这很好,比意气风发的样子更真实。勇利想。

“勇利……”维克托迟疑着叫出他的名字。“我想……”

勇利没有听他说话,只是盯着他的嘴唇看。大概是没时间打理,维克托的嘴唇都干燥起皮了。勇利突然有强烈的想要帮他润湿的冲动。

“我想这……”

 

上车上车上车上车!!!



维克托从他的身体里退出来,勇利合拢双腿蜷成一团。雨仍然在下,闪电刺破天空,照得勇利的脸好像雕塑一样苍白。

“对不起。”

勇利转过来看着跪在床上的维克托,声音嘶哑:“不要道歉。”

现在你不必道歉。而更多时候,是你道歉了也没有用。我爱你,但是有些罪恶是不能宽恕的,有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维克托抚摸着他的后颈。血还未完全凝结,维克托的手指上沾上了血红。维克托的唇角也沾着血。勇利突然有一种看着维克托生吃人肉的感觉。

勇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没有答案怎么回答一个问题?他只好用沉默来回应。维克托的眼神暗淡下去。他闭上眼睛,捧起勇利的左手,虔诚地亲吻,好像信徒亲吻教皇的衣摆。

勇利转开定在维克托脸上的目光,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他感觉自己从内部破碎了,一地的碎渣再也没有办法拼起来。

从胜生真利死的那一刻,我们就都没有回头路了。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