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 (一)

★ooc请注意!
★cp维勇
★内容和标题的那首歌其实没多大关系

第一年,胜生勇利发现自己恋爱了。
他手上擦着不能更干净的柜台,每隔十秒钟往门口看一次。平时这个时候,“那个人”早该来了……他焦灼地望着窗外。外面的雨越来越大,雨水糊在玻璃上面,霓虹灯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光团。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多了。
勇利低下头去清洗收回来的杯子。门又一次被打开,牵动小银铃叮叮当当的响。每天顾客进进出出,只有这一声铃响是最特别的。他连忙擦了擦手,抬头看见那个高大的银发斯拉夫男人正微笑着看着他,深刻的五官在咖啡馆柔和的橙黄色灯光映衬下光彩照人——天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勇利觉得自己的心脏要撞破胸膛跳出来,冲到他面前大喊“你好帅!我喜欢你!”了。
瞎想什么啊。我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要是表现得过于兴奋,会被当成变态的吧。勇利想着有点沮丧,收拾心情。
店里已经没有空座位了,有一些顾客还站着。勇利轻车熟路地走到那个人常坐的窗边的单人座位,将桌上“预留”的小牌子拿下来。斯拉夫男人跟着他,坐下来,笑意加深了。勇利心虚地瞄了他一眼,红着脸抓紧了小牌子,吞吞吐吐:“呃……下雨了店里的顾客会变多,所以……”
“谢谢你,勇利。”他的笑意更深了。勇利羞得无地自容,举起速记本挡住脸,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先……先生,请问你想要什么呢?”
“叫我维克托。”
“呃……啊?”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伸出手。勇利愣愣的伸出手和他相握。他澄蓝色如同平静无波的大海一样的眼睛映着勇利的身影,底下却是深深的漩涡。勇利只是看了一眼,就沉溺其中,此生此世,再也出不来。

第二年,勇利开始写情书。
他坐在书桌前面,用笔戳着自己的下巴。他难得的有点词穷。平时一写维克托,赞美和钦佩的词句就会源源不断从笔尖涌出来,有时候他不得不停下,考虑如何控制篇幅,不然就太长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大概是会用的词句都用完了吧……他回过头看了看摆在墙角的两个大箱子,苦笑了一声。
他把桌上写了一半的信纸揉成一团丢进字纸篓,伸手到抽屉里去找新信纸,却摸了个空。
没有了啊。他挠挠脖子,站起身去拿钱包。
那么长久的买信纸历程之中勇利早已将整个城市中的书店摸得清清楚楚。市中心一家叫“ICE”的书店有最好的信纸。他骑单车过去,进门时和收银员小姐姐打了个招呼。七拐八弯钻到信纸陈列的架子前面,一头闪闪发亮的银灰色头发首先映入眼帘。
“维克托?”勇利又惊又喜,喊了一声。维克托抬起头来,看见他,笑了。维克托的脸为什么红红的?真是……太可爱了!勇利得努力压抑着才能不让自己的欣喜溢于言表。
“好巧啊,你也来买信纸?”维克托笑着问。勇利点了点头,目光落到维克托怀里抱着的一大沓粉蓝色信纸上面。好“少女心”的颜色啊。勇利忍不住笑了。维克托的脸又红了一分,问道:“勇利,这么开心吗?”
“没什么,只是,这个时代了,没想到维克托也会买信纸写信啊。”很难想象你写信的样子。会咬着笔末端的橡皮沉思斟酌措辞吗?会在粘邮票时不小心把固体胶抹到手指上,对着粘糊糊的手指不知所措吗?不能去想,一想就停不下来了。
维克托笑道:“勇利不也在写信吗?”顿了一下,又低下头拨弄着包装纸,说道:“再说了,有些话,实在难以说出口,发短信又显得太过轻浮……只有写下来,才能完全地表达心里那种快要胀破的感情吧。”
他抬起头,说:“勇利也是这样想的吧?”
“是啊。”勇利盯着他怀里的信纸。他不愿意去看维克托脸上那明明白白写着“我恋爱了”的表情。那会让他嫉妒得发疯的。是谁让维克托如此着迷呢?
好羡慕那个人啊。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