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三)

★ooc请注意!

★cp维勇

★“傻逼作者傻逼文”成就已达成

 

 

第五年,勇利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哪怕是被讨厌也好,哪怕是以后再也做不成朋友也好,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情说出来。心中有秘密藏着实在是太痛苦了,何况这个秘密还在不断膨胀,要藏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

与其是狼狈地在维克托面前露馅,还不如主动地把馅拿出来给维克托看呢。勇利想。

于是他开始准备,尽量为维克托留出独处的时间。他找到了好几次机会,然后,一鼓作气——又怂了。

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了。他在维克托家那张软的能让人陷进去的沙发上坐直身子,对懒洋洋躺着看电视的维克托说:“维克托,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嗯?”维克托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目光仍然定在电视机上。勇利深吸了一口气——咦这口气怎么有一股焦糊味儿?

“维克托,我……”

维克托突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勇利,是不是有一股糊味儿?”

勇利讷讷地说:“好像是……”

“你是不是还把炖菜放在火上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勇利惨叫一声,一下子窜到了厨房,手忙脚乱地抢救他们的午饭。那些表白之类的东西就忘到脑后了。

第二次能够鼓起勇气是当他们提着一大堆东西走在商业街上时。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愚蠢的炖菜来打扰了。勇利想。

“维克托,我其实……”

“勇利!”一只胳膊突然挽住勇利的肩膀,把他拉了一个趔趄。勇利转过头去,看见自己的姐姐真利正在冲他笑呢。“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们啦!”

“真利姐?!”

“晚好啊,真利。”维克托笑着打了个招呼。

“嘿维克托!你们玩得开心吗?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真利对着维克托挤眉弄眼。

勇利翻了个白眼。

在几次表白失败之后,勇利决定要排除一切干扰。他下血本在一家及其浪漫的法式西餐厅定了座位,邀请维克托共进晚餐。

吃到一半,两人都喝了点红酒,微醺的脸红红的有一点害羞的意思。四周有花朵环绕,小提琴和钢琴交融构造出如梦似幻的背景音乐。维克托心情超级好,脸上带着柔软的笑意。勇利想,是时候了,我——

“勇利。”维克托突然出声,低下头来摆弄着刀叉,慢慢的说:“其实我一直都想说来着,今天才终于有了勇气。”

他要说什么?勇利心头一紧。他——

“我喜欢你。”维克托抬起头来,白皙的脸庞现在粉扑扑的,带着温暖又有点羞涩的笑。“这要从好几年之前说起。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陷进去了……勇利,我爱你。”

勇利呆愣在那里,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地呆若木鸡,脑子里只剩下一句mmp。维克托看见他的表情,慌了手脚:“勇利你怎么了……对不起,我……你就当没听见好不好……我真的……”他站起来,绕过桌子,伸出双手想要拥抱勇利,却被一把推开了。

勇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维克托你在搞什么啊!!!你居然……我……我还怎么表白啊!你这个白痴,我……你怎么可以……!我明明那么辛苦才找到一次机会……全都给你弄砸了!……呜……你走开,不许笑……混蛋……”

 

 

第六年,勇利决定来一点突破性的进展。

他们交往一年有余,亲亲抱抱拉小手这些事都做过了,然而“那种”事情还没做过。

什么嘛,恋人之间不都应该做一些……咳,恋人之间才会做的特殊的事情嘛。再这样下去,我和维克托就要进化成纯洁的革命友谊了。勇利不满地想着。并不是不想做……他看了一眼旁边正在踮着脚去拿橱柜最上层的杯子的维克托。维克托的腿部肌肉都绷紧了,那个挺翘的屁股尤其吸睛。勇利连忙收回目光,脸红的好像煮熟了的大虾。

“勇利?”维克托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指,吸引他的注意力。“在想什么呢?”

“啊?不!没什么,绝对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我保证!”

维克托笑得就像一只老狐狸。这时反应过来的勇利捂紧了自己的嘴,思考到底是从窗台上跳下去逃离这个尴尬的局面还是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原来在想一些羞耻的事情啊。”维克托笑道。“是关于我的吧?”

“不不不不是不是!”勇利连忙救场。“不是关于……”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他发现维克托的神色变了。

“关于谁?嗯?”维克托逼近他,捏住勇利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勇利心里虚,不由得撇开目光。维克托低吼一声:“看着我!”勇利只好看着他,吓得快死了。

“是关于chihoko的吗?”维克托问道,像审犯人似的。

“chihoko是谁啊?”勇利一脸懵逼。

“别装傻。”维克托冷冷的说。“上周我和你喝酒的时候你提到的女人。你还一脸崇拜地说什么‘chihoko可厉害了’,是不是,勇利?”

“我不记得我有说过——”

“chihoko到底是谁?!”维克托几乎要大喊大叫起来。勇利急了:“可我真的不——”

“看来我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了,亲爱的。”维克托咬着牙说。下一秒勇利就被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再下一秒他的裤子就不见了。勇利本能地想要辩解几句并且抢回裤子,但转念一想,决定还是不辩解也不反抗,顺手把上衣也脱了。

一段时间以后,他们俩气喘吁吁地停下了动作。维克托刚刚射出来的余波还留在他身体里。勇利盯着维克托腹肌上面自己留下的乳白液体,说道:

“嘿维克托。”

“我还是没想起来chihoko是谁。”

“不过刚刚那样挺好的。”

“要不再来一次?”他用商量的口吻说。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