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黏着系男子的十五年(五)

★ooc请注意!

★cp维勇

★“傻逼作者傻逼文”成就已达成

 

 

第九年勇利不断地收到死亡威胁。

无一例外地,所有的死亡威胁都在要求他离开维克托。他从来没有报过警。这会让维克托发现的。他不想让自己成为维克托的负担。维克托承受着来自双亲的压力已经十分辛苦了。

勇利这一天又收到了一封。他正想要把它撕掉,维克托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将信抢了过去。他铁青着脸把信拆开,读完了之后表情变得更加糟糕。勇利把信夺回来,轻描淡写地说:“嗯,没什么,他们只是说说而已……”

“他们找到你们家的地址了。”维克托的声音颤抖着。勇利分不清那是被吓得还是被气得,也许二者都有,但不管哪种,都不是勇利希望的。

勇利把信拿回来,迅速读完。他们要伤害我的家人?勇利捏紧了手上的信封。这太卑鄙了,这太……

“我父母和姐姐还在日本呢。他们的手伸不到日本去的。”勇利冷冷地说着,恐惧却不由自主地漫上来。万一他们为了维护儿子和家庭的名誉,真的拼个鱼死网破怎么办?勇利可以拿自己的命跟他们赌,但是父母和姐姐……这些人他输不起。

“他们做得出来的。”维克托咬着牙说。“他们之前还写过别的信吗?”

“没有。”勇利撒了个谎。维克托看了他一眼,显然并不相信。他在客厅里焦躁地转着圈大步走,大口呼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勇利看着他,目光慢慢敛下来。“维克托。”

“什么?”

“我们结婚吧。也许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就会放弃……维克托,我放不下你,也放不下爸妈和姐姐,我只能冒这个险。”勇利短促地笑了一声。“况且,和你结婚也一直是我的愿望……一直因为这个事犹豫不决也不像我。”

维克托看着他,目光痛苦又挣扎。他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坐在沙发上,抱住头。勇利几乎以为他要拒绝这个提议了,但是维克托很快抬起了头。

“好,勇利,我们结婚吧。”

 

 

第十年,勇利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我真的只是从楼梯上摔下来吗?”他问坐在床边的女人。那个女人自称是他的姐姐,叫做胜生真利。“我怎么伤得这么重?”他看了看自己被绷带缠住的手脚。他现在浑身都被包扎着,好像一个木乃伊。

真利的脸上闪过悲哀之色,但她很快将心情掩藏了起来。“你摔得特别不巧。运气比较差,我想。”

“勇利!”有人在门口喊了一声。勇利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叫自己。他还没熟悉自己的这个名字。他转过头去,看见一个金发青年大步向他走来。“勇利!你怎么样?”

他看上去和我很熟的样子。勇利想。但他是谁呢?

“抱歉,你是谁呢?”勇利问道。

青年楞了一下,随即说:“我叫尤里·普里赛提。”

“你跟我名字一样啊。”勇利笑了。“抱歉,我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也许你们以后可以把我的过去讲给我听……不过啊,能先告诉我我右手上的戒指是从哪里来的吗?”

尤里和真利对视了一眼。尤里张口欲言,真利悄悄地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尤里就不说了。真利说道:“是护身符。在右手无名指上戴戒指可以保护人心神安定。这是日本人的传统。”

“哦……”勇利伸头看了一下戒指。他的手动不了,因为手臂骨折了,还是粉碎性的。他不禁想自己是不是跳楼了才摔得这么惨。“那为什么要戴钻戒呢?有点像是婚戒呢。”

“不是婚戒,怎么会是婚戒呢?”真利说。“你没有结过婚。”

 

 

第十一年和第十二年之中,勇利一直在寻找记忆的碎片。

他很确定自己的姐姐真利在隐瞒着一些过往。不只是姐姐,所有人——父亲,母亲,姐姐,那个叫尤里的坏脾气青年,都在瞒着他。他们不能解释他最近这几年都在哪里,在干什么。如果问到了,就会尽力蒙混过去。逼问得紧一点,他们就各执一词,瞎说好几个不同版本的故事。勇利知道那全是谎言。

一次他在日本,在父母开的温泉旅馆帮忙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姐姐在打电话。姐姐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吼着,看上去很生气。

“我说过了,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你嫌麻烦还不够多吗?我弟弟差一点就被车撞死了,而这全都是你的错!”

勇利本来想要离开,听到这一句话,就停了下来,躲在门后面听。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真利几乎要抓狂了:“我不管麻烦有没有被解决!我只想让你离开他的生活!你以为你那边的破事儿了结了,你的存在就不会伤害他了吗?!”

勇利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到更多。真利继续说:“他已经不记得你了。是的,完完全全忘记了。请你不要再走进他的生活了,好吗?”

她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勇利想要问问她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但最终没有去问。毕竟偷听电话不大正当,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自己听见了的为好。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