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一)(维勇)(人鱼paro)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子菌菌菌菌,我们一起构思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读者。

 

(一)

维克托把箭拔下来,小心地擦干箭头上的血迹。箭正穿过兔子的眼睛,没有伤到皮毛。玛卡钦在他脚边邀功地摇着尾巴。“干得不错,老朋友。”他拍了拍玛卡钦的头,把兔子装进袋子。今天收获颇丰。他想着。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月亮已经出来了。

他把箭收起来,箭在箭筒里相互碰撞铿锵有声。“玛卡钦,我们……”

这时一阵带着腥咸味的海风吹过。玛卡钦好像发现了什么,一下子蹿了出去。“玛卡钦?!”他拈起箭搭在弦上追过去,玛卡钦却已经消失在林中,不见了踪迹。

他停下来静等玛卡钦呼唤他。过不多久果然传来了玛卡钦的吠声。他循声过去,却见玛卡钦正费力地拖着什么东西——

诶?!是个人?!

他赶紧按住玛卡钦,然而那个人的衣服已经被咬坏了,浑身上下凌乱得不成样子。是个男孩,看上去年纪很小,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男孩已经昏迷过去,干裂的嘴唇喃喃着“水……水……”。维克托拿出水囊却很失望地发现已经没有水了。他抱起男孩往家飞奔:这附近是没有水的;海岸倒是比较近,但海岸线数年前就被封锁,去不了。再说海水也不能喝。

男孩虚弱地歪在他身上。人在极度缺水的状况下会发烧,然而这男孩身体凉得如同冰块。维克托想,也许是太过虚弱,这个小家伙连发烧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得不到救护,他可能会死。维克托低头看看那一头带着海水味道的柔软的黑色短发,心揪了起来。他一直对黑发的人很有好感。

他抱着黑发男孩走进家门,把男孩放在床上。他把一碗水送到男孩嘴边。水沾湿男孩嘴唇的那一刻,男孩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伸手紧紧捧住那碗水,灌了下去。

“唔……还要……水……”

维克托在男孩喝到第六碗时默默打了一桶水放在床边。这桶水也消耗殆尽时,男孩终于停下来,睁开眼睛。看上去虽然仍然很虚弱,但至少醒了过来。

“你……肚子不胀吗?”

男孩并未回答他,只轻轻说:“谢谢。”

维克托点亮油灯。就着昏黄的灯光他看清了男孩的面孔。睫毛很长,眼睛是棕红色。陌生而熟悉的瞳色。他摇头苦笑。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瞳色了?

“我……在哪里?”

“这里是我家。我在树林里打猎的时候发现了你。准确而言,是我的狗。它大概以为你是猎物,跑过去咬坏了你的衣服。”玛卡钦很适时的汪了一声。维克托抱歉地笑笑。“你那时候已经昏过去了。我就带你过来了。”

男孩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维克托不确定他是否听懂了自己的话。“我很抱歉,玛卡钦平时并不会咬人……”

“没事……以及谢谢你。”

“你现在感觉怎样?”

“有点头晕……还好。”

男孩的脸苍白如纸。维克托觉得这可不是“还好”的样子。这个小男孩大概是在森林里迷路了走不回去,又没带吃的和水,所以力竭晕倒。或许他的家就在不远的地方。

“你家在哪?需要我送你回家或者叫你的家人来吗?”

男孩怔了一下。“我家不在这里。”

“你家在……?”

“很远的深……一个遥远的海滨城市。”

游客?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唯一可以作为景点的海岸也在数年前被军事封锁。想到封锁维克托的心又被揪了一下,嘴里有一点苦涩。

“你有落脚的地方吗?……旅店,之类的。”

“没有……”

不远万里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城,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不找就一头扎进海滨的森林里,还什么都不带,实在是非常奇怪。这人是干什么的?维克托思忖着。但他也不便多问,尤其是在人家那么虚弱、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时候,再问下去弄得好像他在赶别人走似的。他一时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只好默默地收拾床头放着的碗和水桶,一边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要不,你今晚就先住在这里吧。我去给你做一点吃的。”

“谢谢你。”

就在维克托提起水桶想要离开房间时,男孩叫住了他:“先……先生!”

“唔?”

“你叫什么名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叫我维克托就好。你是?”

“勇利。胜生勇利。”



突然脑洞:

“好的,勇利先生。”

“维克托,我姓胜生……是勇利·胜生(Yuri Katsuki)。”

“啊抱歉!”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ヽ( ̄▽ ̄)ノ

请容许我安利我自己的另外一篇:右手上的天使

我自己觉得超水平发挥(* ̄︶ ̄)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