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三)(维勇)(人鱼paro)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 @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前文传送门   (一)  (二)


(三)

勇利还是第一次见到马,在此之前他也仅仅只是知道人类似乎很擅长驾驭动物,没想到除了狗还有这样高大的生物,真是不可思议。

“久等了勇利,我们这就出发吧。”维克托熟练地踩着马鞍,跨上了马背,他拍了拍后座的狭小空位,说道:“勇利就将就一下坐在我后面吧,抱歉我只有一匹马。”

“诶?我们要坐这个去吗……”

“嗯?从这里到城镇的集市有些远。有什么问题吗?”

“啊,不,没什么。”原来这种生物是用来骑的啊。勇利若有所思地走近维克托的马,这种生物似乎很温和,勇利把手贴在了马的皮毛上抚摸,马只是哼了一口气,摇了摇脑袋。勇利思考了一下,决定学着维克托的样子上去。脚踏到那个铁环上去……手呢?唔,刚刚没看清楚,随便按着马背上什么地方都可以吧……三、二、一……

马的背比他想象中更滑。马镫,也就是勇利眼中那个小铁环,又非常不得劲,勇利努力一番,还是上不去。

“抱歉……那个……我没骑过马……”

维克托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勇利迟疑一下,搭上那只手。那只手意外地有力,轻轻一拉就将他拉了上去。这样的力道竟然分外熟悉。

是那个女孩。那时海岸线还没被封锁。勇利在浅水里,可以坐在细沙上,半个上身露出水面。女孩就坐在旁边一块礁石上,安静地抱着膝盖。也并不聊什么,两人就静静坐在海岸线上,望着大海。云卷,云舒。黑尾鸥掠过。

“想一起坐到石头上吗?”女孩问他。大概是青春期变声的缘故,她的声音温柔中有一些沙哑。

“我上不去呢。”勇利撑着石头试了几次,懊恼道。

“我抱你吧。”女孩跳进水里,不由分说地将手伸到他身后和尾巴中段的下面,将他抱了起来。勇利讶异于女孩的力气,随即又有一点心疼:大概是做了很多劳累的粗活,才练了一身力气吧。女孩将他放在礁石上,两人并排坐着。

所以啊,一定要找到她。勇利内心愈发坚定。要完成那个承诺,哪怕只是看一眼,说句话也好。这样既对得起岸边看海的日日夜夜,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完成了故事的尾巴。

他们一路走着。森林渐渐地疏了。走到后来,大海的景色从森林的缺口里露出来。勇利能看到沙滩和两道防线。六年来他曾经无数次地凝望这两道防线。“啊,这是……”是一道天堑啊。

“勇利,你是异乡人,应该还不知道吧。”维克托在前面说。“这片海域是人鱼王国的领海。六年前我们国家和人鱼虚情假意的和平关系彻底破裂之后,就修筑了两道防线。海岸线往外几十米,是人鱼的海防线,往内几十米,沙滩上,是陆防线。两条防线中间就是停火区,原来住在这里的人民都要搬走。”

都要搬走吗?那,她是不是也搬走了?维克托仍然在介绍着这个城市,勇利却再也没心思听下去。她会不会已经搬走了?担忧和苦痛纠缠在他心里。

“勇利,你在听吗?”

“啊?——哦,我在听。”

马走上了一条石子路。“我们快到了。”维克托说。“现在我们下来吧。马不好进集市,那里人太多。”

他们下马。维克托跟路旁一个小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将马拴在店门口。他们一起走进集市。各色人走来走去,小贩高声叫卖着。有的小贩有门面,有的没有,就在地上铺个席子卖东西。四处插着彩色的小旗。维克托给勇利买了一身新的衣服,两人走到集市的中央。

“哇,人类的集市就是这样的啊……”勇利看呆了,赞叹着。

“什么?”

“哦!”勇利自知失言,掩饰过去。“我只是说这个集市好大啊。”

“是的,东西很多。你可以四处问问有没有人认识你要找的人。这里还有饭店旅馆,吃住什么的都可以解决。我去把兔子皮卖了。”维克托举了举手中的袋子。“那么,勇利,我们就此别过?”

“谢谢你,维克托。”

“很高兴认识你,勇利。”他们握手。

维克托离开了。一个人面对这热闹而陌生的集市,勇利有点紧张。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随便拽住一个路人就问:“你好,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留银白色长发的、蓝眼睛的女孩?大概这么高……”

在由于老是打扰客人被饭店老板赶出去之后,勇利有点失望了。但他还是坚持着继续。他走过一个小酒馆,看见一个人走出来。

“你好,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留银白色长发的、蓝眼睛的女孩……”

“女朋友,是吧?”男人恶声恶气地说。

“呃……”勇利想要解释,却被男人堵了回去:“女朋友!找得很辛苦啊你小子。果然还是年轻啊。不要找了——她现在也许正在别人的怀里,正向着周围人炫耀她的戒指呢。”

“我不……”

“放弃吧!女人都一样,都是这样的……阿尼亚,你为什么要抛弃我!”男人抓住勇利的肩膀,大声喊叫着。

勇利想着:这下糟了,我该怎么办啊……周围人都看过来了……“不好意思,我……”

“女人都是多情的!朝三暮四,出尔反尔!还和我说什么‘要永远在一起’,而今就投入别人的怀抱!阿尼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小孩,不要像我一样痴迷于爱情……”

“我们不是……”

“爱情都是骗人的!陷得太深,只会自取灭亡!哦!可是!阿尼亚!”

“先生,请你放开……”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勇利拼命挣扎着,男人却将他抓得更紧,放声大哭:“哦!不!阿尼亚!我是多么地爱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的心!我的心是为你而碎的啊!!!”

“克里斯,那边怎么这么吵?”维克托坐在克里斯的花店里,给自己的苹果酒加了两块冰,问道。克里斯探头出去看了看。“是小酒馆门口在吵。围了这么多人,不会是波波维奇又在撒酒疯了吧?”

“阿尼亚!!!!”

“哇哦。”维克托摇了摇头。“这里都能听见呢。”

克里斯笑着坐了回来。“真是的,他都被甩了多少次了?次次都这样。”

勇利几乎是已经在和波波维奇缠斗了。“先生!求你了!放开我吧!”然而波波维奇的力气大得惊人,他根本无法甩掉他。“呜——阿尼亚!”波波维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而且大部分鼻涕眼泪都蹭在了维克托给勇利买的新衣服上。勇利向周围人求救:“拜托,谁来帮我一下!”然而,很显然没有人愿意踩这趟浑水。

小店里的维克托有点焦躁。“克里斯,那边怎么越来越吵了?”

“怎么了?以往不都这样?哎,等他酒醒了就好了。”

维克托心中的不安愈盛。真是莫名其妙,怎么会这样呢?维克托问自己。波波维奇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勇利好不容易甩脱了波波维奇,正欲走开,波波维奇又扑上来,抱着勇利的大腿,差点将勇利撞倒:“阿尼亚!我求你不要走!”

真是的,人类伤心的时候都会抱着别人的大腿吗?勇利已经心累到哭不出了。

“真是的,我去看看吧。”维克托放下苹果酒,推开花店的门。

“喂,维克托!”克里斯想叫他不要去招惹醉酒的波波维奇,但维克托已经跑出去老远了。“哎,这人真是……”

勇利将被抱住的一条腿从波波维奇的魔爪中抽出来,另一只脚又被抱住。“拜托了先生,拜托了……”

这时人群中又起了骚动。勇利抬头四顾,只见一边的人纷纷向后看,另一边的人则伸长了脖子。“是他啊,他来了。”“那个猎人?”“……”

谁?勇利茫然地望向人群。

维克托拨开人群走到骚动的中心。“真是的波波维奇,你不要每次失恋都这样……诶?”

勇利望着维克托,维克托也望着他。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