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四)(维勇)(人鱼paro)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 @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前文传送门:   (一)  (二)  (三)

(四)

勇利满脸通红,一副想哭却强忍着不哭的样子,表情甚是精彩。

“勇利?”维克托把勇利从波波维奇魔爪中捞了出来。“各位,拜托请把格奥尔基送回去。”立即就有几个人把波波维奇架起来,拖走了。

“真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维克托向众人道歉,拉着勇利离开了人群。

“谢谢你,维克托,又救了我一次。”勇利抱歉地笑笑。

“唉。你是外乡人,不清楚这里的状况。”

“我很抱歉。”勇利深深低下头。

“没事。倒是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都说没见过。有人说到相似的,但是一仔细描述就发现不对。”

“好吧。我们先休息一会儿。你也累了吧。”维克托领着勇利走向克里斯的花店。他推开门:“克里斯!”

克里斯从内间里探出头来:“这么快就回来了?波波维奇没缠着你?——诶?”

“他叫胜生勇利。‘勇利’是名字。勇利,这是我的挚友,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叫他克里斯就好了。”

“你好。”勇利怯怯道。

“克里斯,现在去做饭,三个人的量。”

“你好歹来帮下忙好不好?就知道指使我……”

 

“嚯,所以你只知道女孩儿的长相,就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小镇上,先是差点在森林里困死后是被醉酒的波波维奇缠住。神啊,你可真倒霉。“

勇利点了点头。“不过也都是有惊无险。维克托救了我两次。“

克里斯吹了声口哨:“英雄救美啊。“

“克里斯!“

“好好好不开玩笑。“克里斯笑道。”所以,勇利,你有什么打算吗?“

“没有……“勇利茫然道。”就这样一直找下去吧……“

“我喜欢。“克里斯举起酒杯。勇利不明白人类餐桌上的礼节,只好学着克里斯的样子举起自己的水杯,克里斯凑过来跟他碰了一下杯。”没有计划,就这样找下去!老兄你可真浪漫。诶,你住哪儿,我过去跟你一起找。“

“谢谢……但我还没有住所呢。等我找到了再告诉你吧。”

“喔,没有住所。”克里斯挑起了眉毛。维克托也放下了手里的面包,盯着勇利。“那你可得快点去找。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这里到了晚上可是特别冷。现在是十一月了……当然这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勇利对温度没有什么感觉。当时他在海里只捡了一件人类不要的长袖衬衫和一条裤子就穿上了岸。在他看来现在的气温和平时深海里的水温是一样的,而他在海底里甚至不用穿衣服。即使再冷一点,对他也是没有影响的。然而很显然克里斯不这么认为。“你必须要找个有好壁炉的旅馆。老兄,你预算住宿多少钱?我可以帮你找个好地方。”

啊,糟了。勇利心中一惊。忘记人类也有货币这回事了。而自己当然一分钱也没有。谁会出远门不带一分钱呢?要怎么回答才不会引起怀疑呢?他还没想好,克里斯已经站起来发号施令了:“维克托你洗盘子。勇利我们走!”

“呃……可是我……”

“怎么了?什么可是?”

“我自己去找吧,不用麻烦你们了……”

“这怎么行。”克里斯道。“有我们在,你就不会被那些狡猾的旅店老板讹诈。你要相信,花店老板可要善良真挚得多。”

“真的不用麻烦你们……我已经给你们添了太多麻烦了。”勇利急了。他需要克里斯的帮助,他也没有理由拒绝克里斯的帮助。但是他不能接受克里斯伸出的援手。如果让克里斯帮忙,他们就必然会知道他身上没钱的事实。他会被怀疑的。

克里斯盯着勇利的脸看了一会儿,好像在确认勇利是不是真的不需要帮助。“那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这时候维克托也吃完了。克里斯道:“维克托我们去洗碗吧……不,勇利你到客厅里稍坐一下,那里有书。我们一会儿洗完碗送你出去。”

克里斯把维克托拉进了厨房,关上门。“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克里斯问道。

“什么怎么办?“

“那个小家伙。“

“哦。“维克托思索片刻。”让他自己找个住所。“

“老朋友你可真冷漠。“克里斯摇了摇头。”你不能这样干。“

维克托挑起了眉毛:“冷漠?说实话,我帮了他不少了。“

“你让那个孩子自己单干,就是要杀了他。看他刚刚那个窘迫的样子,他身上肯定一分钱也没有——我敢说,如果你不收留他,他会冻死或者饿死在街头。马上就是隆冬,第一场雪就会要了他的命。”

“他不会——”

“他会的。”克里斯肯定地说。“陆地之神啊,他简直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太单纯简单了,而不像我们这些老泥鳅。”

维克托也想不出反驳的话。也许克里斯说得对。他想。

“而且啊,看他执著地寻找那女孩的样子。他只知道人家的一丁点信息,就千里迢迢地跑过来,只为了履行一个承诺……说实话,我都被他感动了。要是我是那女孩,我非他不嫁。”

“这样的努力是没有结果的。”维克托烦躁地说。“不管他再怎么执著。让他了解一下生活的现实吧——”

“所以我说,老兄你真冷漠。”克里斯摇了摇头。“这样的勇气,神会为之感动。他会找到他的小公主的。”

“我不信神。”维克托冷冷道。“我还觉得,由于种种不可抗的因素,他完不成那个约定。那女孩也许早就搬走了。也许她根本就没在这城市待过。也许她已经不记得这个约定了。”那么多约定,能实现的有几个?维克托痛苦地想。无谓的,徒劳的……然而总是抱着侥幸心理的……

“正因为如此。”克里斯说。“你应该收留他。”

维克托讶异地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克里斯诚恳地说:“再说了,你看他,一点坏心眼也没有,还那么好脾气。你看他怎么对待醉酒的波波维奇……我们也许会揍波波维奇一顿然后走开,他没有。而且他一直惦念着你的恩情,他以后也许会派上大用场。而你要付出的不过是一张床和几碗饭……留下他吧。”

维克托想到勇利的每一句话,想到他每一个动作,以及他的每一个眼神:无不宣言着他的坚定。

“他做了你不敢做的事。”维克托对自己说。“看到他的勇敢了吗?”

为什么不留下他?为什么?你没有理由拒绝。

“好吧,我被你说服了。”维克托摇头道:“这真不符合两条二十多岁的老泥鳅。”

“我只是觉得……生活也是需要一点童话故事的,是不是?”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