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 (五)

海岸线  (五)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前文传送门:   (一)  (二)  (三)(四)

 

 

勇利拉开白色窗帘,海风扑在脸上。从这里看下去,就是长长的海岸线。海水的蓝色和沙滩的金黄相互撞击,分外的美丽。然而两道灰色的防线硬生生地横着,分外扎眼。勇利不想再去看那个令人痛心的东西,收回目光,环顾自己所处的房间。

他仍然感到惊讶:维克托居然收留了他。明明无亲无故,还给维克托平添不少麻烦的自己,居然被接受了。维克托令人惊讶地坚定。

“没有拒绝的选项。”维克托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房东了。”

我无以为报啊。勇利有点难过。这样的恩情用再多金钱也不能还,何况自己身无旁物。但是没有选择,他只能接受维克托的帮助。

维克托将一间储藏室清理了一下,用几个木架子和长木板拼出了一张床。虽然硌得慌,但总算是个住的地方。维克托本想让勇利睡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勇利坚持要住储物间。

今后要怎样报答维克托呢?勇利合上窗帘。

 

“维克托?”勇利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他。这么早,能去哪了呢?他打开门走出去。前面对着的就是林间小径,马还拴在门口的小木棚里。这时他听见玛卡钦的叫声。从房子后面传来的。他绕过小木屋,这才发现原来维克托家还有一个小后院。后院是用小石头铺成的平台,比前庭还要宽敞一些。放眼看过去,居然也能看到海岸线。维克托家几乎就是为了看海岸而建造的。勇利想。

维克托就站在平台的一头,另一头竖了几个稻草扎的圆圆的东西,上面画了几道圆环。已经有一根箭戳在正中的红心上。凉风中维克托只穿了一件薄上衣,厚重的外套搭在腰间。他从箭筒里拈出一根箭,搭在弦上。他深吸一口气,拉满了弓,浑身肌肉绷成流畅健美的线条。

弓发出“嘣”的一声,箭正中红心。

勇利看呆了,身体靠在墙上,眼睛离不开那个雄姿英发的男人。维克托又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又一次瞄准。他的嘴角因为专注而微微绷着。箭贴着先前的那两支,也是正中红心。

维克托满意地长呼一口气。正要拿第三支箭的时候他余光扫到了靠在墙角的勇利。“想来试试吗?”他扬了扬手上的弓。

勇利楞了一下,反应过来,才慌不迭地点头。维克托将弓递给他。勇利惊愕于它的沉重。

“你有学过吗?”维克托问。勇利摇了摇头。海里捕猎并不用弓箭,常常使用的是长矛和渔网。他只听那个女孩说起过。

“将来我要成为一流的战士。”她坐在海岸线上的那块礁石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刚刚被她从海里抱到石头上的勇利和她并排坐在一起。

“你的力气很大。”勇利说。“你那么轻松地就把我抱起来了。”人鱼中也有很多女战士,所以勇利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一个战士而言,这是很轻松的事情。我可以用重弓了呢。”

“重弓?”

“这——么长。”女孩伸直手臂比划着。“很重,要是想拉满它,要有很大的力气。它的威力也很大,可以将箭射出去很远。”

“哇……”

“初学者一般用不了那种弓。”女孩笑着,红晕爬上了脸颊,既觉得不好意思又沾沾自喜:“我一开始学就用那种弓了。”

“勇利?”

“哦!不……没事,我只是想到……呃……”

 维克托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你等一下。”他回身走到房里,取下墙上挂着的另一把弓,递给勇利。“这个轻一点。”

“这是?”有点眼熟。

“平时打猎用的。”维克托笑笑。“反正也就是打点小动物,用不着重弓。重弓是我以前用的。”

“你以前用它干什么?”

“以前老想着参军。军人要用可以射穿铁甲的弓……现在不打算参军了,也就不用它了。”维克托淡淡地说。勇利总觉得他的话有一种冷酷的意味。“就呆在这里,每天盯着海岸线发呆,也挺好的。”维克托记得军人们过来,手里拿着刀、剑、铁蒺藜,封锁了海岸线。在他眼中威严伟大的军人,竞也可以是冷酷的……

“人类……咳,这里的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会想要参军吧?”

“唔是的。全国不都是这样的吗?参军,或者入教会成为教士,都是令人羡慕的。但,说起来也许你会不高兴,我并不相信神的存在。”

“神不会因为无信仰而降罪。”勇利背诵着圣书中的一段。

“唔,真是个老好人。”维克托耸耸肩。“你跟镇上其他的信徒孩子真不一样。他们一听见我这样说,就要气得发疯。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吧。”他手把手地教勇利:“弓放在身体右侧。箭,搭在弦上。用两根手指捏住弦……好,抬起来,拉弦……”

维克托调整了一下勇利的姿势,端着勇利的左手,凑过来协助他瞄准。温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耳朵上。勇利感觉自己的心抽了一下。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的脸红了,手也微微的有点抖。

“就那个红心……好。”

勇利松开了弓弦。箭稍微偏了一点,戳在红心外的那道环上。

“唔,还可以。”维克托走过去把靶上戳着的几根箭拔下来,让到一侧:“再试试?”

勇利回忆着维克托刚刚射箭的样子,从箭筒里抽出箭搭在弦上,深吸一口气,拉开弓,瞄准——这次居然正中红心。

“哇哦!也许你有点天赋。”维克托惊叹。“站远一点再来一次?”

勇利的脸又红了。他站到远远的平台的尽头,拉弓,瞄准——又一次正中红心。

“对于一个初学者而言,能做到这样真不简单呢。”维克托说。

“啊,我也就是准头好罢了。”勇利放下弓。“手臂有点酸。”

“初学者都这样。”维克托宽容地笑笑。“也许明天我们可以去集市上买一把弓给你用。我想你可以学一下打猎。有一技之长还是好的。现在去吃早饭?”

“嗯。维克托今天要去打猎吗?”

“是的。前几天在山上下了几个网套。都快忘记它们了。我去看看有没有网到什么东西。”

“网套……”勇利想起了儿童时的记忆。“被网住的海神……”

 “什么?”

“没什么。”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