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海岸线 (八)

海岸线(八)

★ooc是我的好朋友

★这里设定维克托猎人,勇利人鱼,玛卡钦是一只卷毛小猎犬。

★感谢 @兔毛杆菌菌菌菌 ,我们一起写下了这个故事。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和 @兔毛杆菌菌菌菌 的读者。

 

这是520贺文(〃'▽'〃)


弄链接好累,我就不弄了,想要看前篇的米娜们请戳我的主页吧。蟹蟹O(∩_∩)O

 

 

他们推开酒馆的门。萨拉眼尖地发现了这三个人,朝他们挥手:“嗨!维克托!克里斯!诶,这位是?”

“他叫勇利,姓胜生。”维克托向他们介绍。“他是我的好朋友。勇利,这是萨拉•克里斯皮诺(萨拉向勇利抛了一个wink,勇利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跟她打招呼),这是她哥哥,米凯莱•克里斯皮诺(勇利惊恐地发现米凯莱正在用一种刀子般的眼神剜着自己),这是米拉(她正兴致勃勃地盯着勇利,拍拍她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下),这次是她请我们来的。”

勇利坐在米拉右手边的椅子上,维克托坐在勇利右边。克里斯、萨拉、米凯莱坐在他们对面。

“人都齐啦——”米拉拍了一下手,吹了声口哨:“尤里!拿酒来拿酒来!”

站在柜台后面正在擦杯子的金发少年抬起头来,白皙秀气的脸上却挂着一幅暴躁的傲娇表情:“烦死了老太婆,不要这样对我颐指气使的!要什么?苹果酒?”

“威士忌。”

那个叫尤里的男孩给他们拿了一小桶,几乎是用摔的方式将酒放到他们桌面上。米拉嬉皮笑脸道:“诶,尤里,说起来你和这个小男孩同名呢。他也叫yuri。”

“哈?!”

“这样很难区分你们俩啊。”米拉说。

“那就叫他尤里奥吧,多可爱啊。”维克托朝尤里挤挤眼睛。克里斯狂笑着拍手赞同。

“闭嘴,我才不要叫尤里奥!”

“我……”勇利刚想说话,却被尤里堵了回去:“死胖子不许插嘴!(勇利吓得缩了缩脖子)老秃子几天不见你的嘴真是越来越贱了!”

“尤拉奇卡,不要对客人这样说话。”柜台后面一个声音响起。尤里瘪着嘴,恶狠狠地将杯子放在他们面前,就走开了。维克托努力憋着笑向柜台后面的人打招呼:“普利赛提先生,晚上好。这是勇利,姓胜生。勇利,这是尤里的爷爷,普利赛提先生。”

“您好。”勇利说。爷爷嗯了一声作为回应,打量着勇利。勇利对着老人锐利且透彻的眼神有点紧张,好在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说了句“好好玩吧”就回身去做自己的事去了。

全桌人的注意力都在新来的勇利身上,对他特别的热情且好奇,纷纷向他敬酒。萨拉替他倒了一杯酒,问道:“勇利是外乡人吧,没见过你啊。维克托今天来我店里买弓箭,是不是就是买给你的?”

“呃,是的。我来自一个遥远的海滨城市……我是在跟着维克托学习打猎。”

“他是个天才!”维克托把手搭在勇利的椅背上。这个动作不知怎么的比揽肩膀更加让勇利感到害羞。“你猜怎么着,他三天前才第一次摸到弓箭,昨晚就给我打到狐狸了!”

“狐狸?那畜生那么狡猾!”米凯莱道。

“他的耳朵特别灵,听见狐狸的动静了——就好像那个浑身上下都是耳朵的——那个什么(米拉提醒他:‘厄尔尼诺!’),厄尔尼诺神一样!”

“维克托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吧。”尤里靠在柜台上说。

“不行,老了,不中用了!(米拉笑起来:‘你才多大!’)”

克里斯举起杯子:“来,敬我们的小‘耳朵神’。”

勇利红了脸,跟着他们一起举杯,学着他们的样子将酒一饮而尽。酒刺着他的舌头,喉咙里仿佛有火在烧。他的胃变成了一个热泉,从深海底往上冒。

“你的脸红了。”米拉笑着将手臂搭在勇利肩上。“这么不能喝?”

“他第一次喝酒。”维克托在一边说,风淡云轻地喝着自己杯子里的威士忌。“你们别把他往死里灌。”

“哟,维克托在护犊子呢。”萨拉说。“要喝就要往死里灌!”

“费尔兹曼将军过去也常常护犊子。”一个沉静的声音说。一桌人看过去,只见一个英俊健壮的男子站在门口,年纪和勇利差不多。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柜台边离得比较远的尤里倒是先反应过来,激动地喊了一声:“奥塔别克!”随即又觉得自己过分热情了,降下音调来淡淡地道:“你来了?吃点什么。”

“一起喝酒吗?”米凯莱问。

“不了,我不喝酒,就想安静地吃点东西。”奥塔别克坐在里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从那里刚刚好可以很好地看见柜台上的东西:晶莹透亮的酒杯,明亮的、有玻璃灯罩的油灯。

“一如既往。”米拉耸耸肩。“哦对了,”她的眼睛像被点亮的火把一样灼灼:“小勇利,你来这里是为了干什么的?旅游?”

“不是,我是来找一个女孩……”一桌人大笑起来,吹着口哨起哄:“哦——女朋友!”

米拉尖声道:“天啊!千里寻爱!真是太浪漫了!敬爱情!”

“不……不是的!”勇利本来就红彤彤的脸现在红得快要爆炸了。维克托伸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听勇利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我来找她是为了履行约定……”

“婚约!”米拉和萨拉同时尖叫起来。这会儿是所有人一起举杯,就连旁边桌的人都来凑热闹:“敬爱情!”米拉还催促他:“你也喝一点嘛!”勇利只好又灌了一口。这时候火辣辣的感觉已经不明显了,酒变得爽口。

“那女孩叫什么名字?”萨拉问道。所有人安静下来,等勇利的答案。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住址。很多信息都一并不知道。(有人叹息地‘哦!’了一声)但是我知道她留一头银白色长发,有一双蓝得像大海的眼睛,个头这么高。”他比划了一下。

“所以你光知道人家的长相,就千里迢迢来找她?”米凯莱问道。

“爱情让人盲目。”克里斯说。“波波维奇的名言。”

一桌人又笑起来。这时候克里斯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诶,维克托,你年轻的(‘他现在还年轻呢!’米拉说)——好吧,少年的时候,不就是长这样的吗?”

“哦——我明白了,其实勇利找的就是维克托对不对!”米拉大声说着,用力拍了拍勇利的肩膀。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克里斯问。

“捧花一定要丢给我!”萨拉道。她哥哥的脸又黑了。

“婚宴上你们来买酒,我可以叫普利赛提先生给你们打折。”米拉说。

维克托一把按住百口莫辩想要站起来解释的勇利,道:“你们不要瞎起哄,勇利找的是女孩子,我又不是女孩子。”勇利惊讶地发现当维克托开口时,周围人的声音就会自动地降下来。上次来集市时,维克托一发话,立即就有人过来扛那个可怕的醉鬼。维克托好厉害……勇利想着。他不仅仅是一个猎人吧……

“少年时期的维克托确实像一个女孩子呢。”米拉说。

“一点都不像。”尤里说。“他在军营里能以一挑十。”

“哇——你怎么知道?他在费尔兹曼将军那里时你才几岁呢。”米拉惊讶道。

“别管那么多,老太婆。”尤里涨红了脸。

米凯莱咬着牙说:“你不知道他打架有多厉害。多……‘男人’。”萨拉在旁边瞪了哥哥一眼,生气地说:“还不是怪你太疑神疑鬼!”

“对呀,所以我找的不是维克托,你们误会了。”勇利终于找到插话的空当。克里斯哀怨地说:“我还以为我终于可以参加挚友的婚礼了呢。”

“以后会有机会的。”维克托说。“肯定不会忘记请你。我还会作弊,叫新娘把捧花扔给你。”

“得了吧,女人才抢捧花——而且,我可会比你结婚早。”

“放闪!”米拉愤愤的。“求你不要老是提起你的男朋友。(克里斯想分辩两句,米拉却抬高声音压过了他)闭嘴,喝酒!”

“虽然不是维克托,但还是要祝你早日找到那女孩。祝有情人终成眷属。”萨拉举起酒杯。

“敬爱情。”众人异口同声。

话题渐渐地散开了。米拉和萨拉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勇利跟着米凯莱和克里斯,话题从北疆跑到南海。

“现在的日子其实不大好过。”米凯莱说。克里斯点头表示同意:“倒是买花的人多了起来。”

“没钱的时候才会追逐一下浪漫嘛。”维克托说。他看见勇利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解释道:“这个镇子本来是个中转的地方,专把山里产的麻线、糖还有别的东西收起来,转手卖给人鱼,再将深海鱼从人鱼那里买过来卖到别的地方去。所以,你能想象一下,海岸线封锁对这个镇子的影响多大。”

勇利听见“人鱼”,震了一下,手也微微的有点抖,但他竭力保持着平静。

“不过比过去好一点了。我们找到了新的方向。”克里斯说。

“该死的政治。”米凯莱说。维克托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笑容中竟有一点哀戚的成分。

碰杯。“但是国家安全是要维护的。看看维尼亚城……”米凯莱说。但是勇利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又灌下一大口酒。世界都在微微的左右摇晃。克里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角落里的钢琴前面,开始弹一首欢快的曲子,但是即使勇利没听过这首曲子也知道他弹错了好多个音。萨拉凑过来,笑着说:“要是你请我跳舞,今天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儿了。”

 

 

 

接下来要继续搞事!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