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per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情节、想成为大触却是个渣渣

尤里的十八岁生日(一发完)

给好朋友的生日贺文。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写奥尤?

到火星去还没回来的ooc。

有跟没有一样的abo设定。尤里Omega,奥塔别克Alpha。

 

 

尤里想上了奥塔别克。

本来这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的。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去开个房折腾一晚上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拜托,现在都21世纪了,沙皇俄国都灭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我们是热情似火的斯拉夫人,又不是大和民族的。那只猪都已经从处男24晋级成处男25了,维克托还没上手呢。

不不不想那对傻逼情侣干什么。尤里狠狠地甩了甩头。现在的重点是我、奥塔别克,以及我想上了奥塔别克。

尤里从衣柜里翻出一件领口比较大的衣服穿上。今天是他的18岁生日,这次一定要成功。一会儿奥塔别克过来,要怎样对他说呢?他试着对着镜子妩媚地笑了一笑,结果笑得很失败。要不要弄点有情调的东西?他思索着。鲜花、蜡烛……哦真他妈恶心。

算了,就这样吧。他往床上一倒,摆成一个极其不优雅的大字。他拿起手机开始刷SNS。今天大家出奇的安静,就连维克托都不发勇利的照片了。吵架了?

他的猫悠悠然从柜子上跳下来,用头蹭蹭他的脸。他盘腿坐起来,把猫放在腿上。猫舒服地咕噜一声,窝在他怀里。他抚摸着猫的头。“还是你比较舒服。”他喃喃道。“没有一个窝心的男朋友。”

猫懒洋洋地喵一声。尤里继续他的思考。门铃响了。他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下午四点钟。奥塔别克来得这么早!他将猫从怀里抱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噌噌噌地跑到门口。他满怀希望地打开门——奥塔别克?

“SURPRISE!!!!!”

“С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尤里又老了一岁啦!”

“年轻就是好啊。”

尤里扫视一圈。维克托、勇利、米拉、格奥尔基期待又兴奋地看着他。他皱起眉头,让开一条路让他们进去。

“去死吧死秃子,看到你只有惊吓没有惊喜。老太婆你才没有资格说我老。还有肥猪,几天没见你又胖了(勇利哀鸣了一声)。来俄罗斯那么久连一句‘生日快乐’都说不标准,真是蠢死了。”

“勇利才不蠢!可聪明了……对不对?”

“维克托!拜托不要提起……”勇利的脸涨得通红。

“奥塔别克……还没来啊。”尤里淡淡地说。

“大概是航班延误了。”米拉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我们Omega们才不需要Alpha。来,小尤里,笑一个,今天可是你的大生日。”

尤里给了她一个露出十六颗牙齿的微笑。

“我也不需要Alpha……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维克托!你再这样我……我就……”

“哦,你的惩罚就是跟他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十分钟,这样能逼疯他。”尤里冷冷道。“白痴。”

我真的不需要奥塔别克。物质上不需要,精神上也不需要。尤里这样想。笨蛋奥塔别克,要他何用!晚饭也是朋友们跟他一起吃的,生日蛋糕也是朋友们陪他切的,而奥塔别克——没用。一点用也没有。不用等他。我也没有在等他。

朋友们都走了之后尤里躺在床上刷SNS。也不给奥塔别克打电话,因为他并没有在等。

他一直刷到晚上十一点。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顿了一下,门铃又响了起来。他懒洋洋地下床,开门。奥塔别克站在门口,一只行李箱放在身后。

“尤里。”奥塔别克抱住他。“生日快乐。”

尤里想象过一万种对奥塔别克发脾气的方式,但一个拥抱把他的怒火都消了。嘴上却还强硬着:“哦,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我的生日就要过了,你可来得真及时。”

“我很抱歉。”

他们拥抱着进了家门。“哦对了,礼物。”奥塔别克正想打开箱子,却被尤里拦住了。“我不要那个。”

“唔?”

“我想……”

尤里想上了奥塔别克,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就这么说出来好羞……耻。他一横心捧住奥塔别克的脸,吻了上去。

奥塔别克怔了一下,随机拥住尤里,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奥塔别克疑惑地道:“就是一个吻?我可以天天给你。”

“不是这个啦……是要你。”

“我本来就是你的啊。”奥塔别克无奈道。

“……”

奥塔别克知道当尤里突然沉默的时候就是在生气了。他安抚地吻了一下尤里的额头:“所以到底是什么?”

尤里一把抓住奥塔别克的领子将他扯进房间推倒在床上。尤里顺势甩掉拖鞋爬上来,跪坐在奥塔别克的大腿上,就去解他的皮带。奥塔别克从刚刚的懵逼中缓过神来,一把抓住尤里的手:“尤里……这是……?”

“你傻逼么。”尤里冷冷道。“老子想上了你。

“呃?!”

“老子再说一遍。”尤里挣开他的手继续解皮带:“老子想上了你。

奥塔别克又抓住尤里的手,阻止他的进一步行动:“不对,要上也是我上了你啊。”

“体位不是重点。”尤里俯下身逼近奥塔别克:“你是要我?还是不要我?”

奥塔别克笑了:“答案只有一个。”

 

 

 

所以尤里到底有没有上了奥塔别克呢?

没有。

是奥塔别克上了尤里。


评论(3)

热度(60)